李显龙:继往开来200年

各位朋友和新加坡的同胞们,我很高兴能为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纪念活动主持揭幕仪式。

今天,我们纪念新加坡历史上的一个重要周年。莱佛士并没有“发现”新加坡,就如同哥伦布没有发现新大陆。莱佛士于1819年登陆时,新加坡已经拥有几百年的历史了。14世纪时,位于新加坡河口一带已经是一个名为淡马锡的繁荣海港。根据《马来纪年》(Sejarah Melayu)的记载,大约在这个时期,桑尼拉乌他玛(Sang Nila Utama)王子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王国,并将其命名为新加坡拉。

当欧洲人于16世纪和17世纪来到东南亚时,他们已知道新加坡这个岛屿的存在。对这个区域非常熟悉的欧洲佛兰芒(Flemish)宝石贸易商雅克·德·库特(Jacques de Coutre)大约在1630年,也就是莱佛士登陆的两个世纪之前,曾基于新加坡的战略位置而向西班牙国王提议在新加坡设置堡垒。倘若国王接受德·库特的提议,新加坡可能会成为西班牙殖民地,而不是英国的。但他并没有接受提议。

一直到200年后,莱佛士才在新加坡河口附近登陆,并说服柔佛苏丹准许英国东印度公司在新加坡设立商港。这是我们历史上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它让这个岛屿走上通向我们今日成就的道路。

莱佛士使新加坡成为一个自由港。新殖民地繁荣昌盛,人口迅速增长。移民来自东南亚、中国、印度等地。当时的第一批移民就有文西阿都拉(Munshi Abdullah)、陈笃生和纳莱依那比莱(Naraina Pillai),他们都是在1819年来到新加坡的。我们有许多能唤起人们回忆的街道名称,它们述说了我们祖先的不同起源——马六甲街(Malacca Street)、厦门街(Amoy Street)、卡达耶纳卢尔街(Kadayanallur Street)、武吉士街(Bugis Street)、巴梭拉街(Bussorah Street),以及许多其他的街道,我们因此成为了一个多元文化和开放的社会。

贸易是我们的命脉。它把我们和周围的群岛,以及世界其他地方联系在一起。通过我们的转口港,橡胶、锡和香料从东南亚进入世界市场,而制成品则朝相反的方向流动。我们与本区域的邻国,特别是马来半岛发展了密切的经济和家庭关系。我们以东南亚人,尤其是马来亚人自称。

这段始于1819年的历史,促使我们于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但是,这段历史也使我们与我们的邻居和朋友有了很大的不同,尽管我们当时并未察觉到这一点。在整个殖民地时期,新加坡从未作为马来亚的一部分被统治过。这个岛屿不是被划为皇家殖民地,就是与槟城和马六甲一起被当成海峡殖民地,而海峡殖民地并不包括马来亚其他州府。在将近150年的时间里,我们的政治价值观、社群关系和世界观,与长堤另一端的社会产生了分歧。因此,回头来看,我们同马来西亚合并不到两年,就以令人心痛的方式分家,其实并不令人意外。

与此同时,1819年以来的这段历史,也解释了为什么分家后的新加坡不仅生存了下来,而且繁荣昌盛。我们的祖先来到这里时,并没想过要留下来。他们是过番客,为了谋生或甚至发财,以养活在家乡的家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在努力工作以养活自己和家人的当儿,有许多人决定在这里落地生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熬过了日本占领时期的危险和贫困。战后,他们被世界各地掀起的民族主义、反殖民主义和争取自决权的斗争的浪潮所席卷。

当共产党在中国赢得内战时,新加坡感受到了冲击。人们必须自我定义,决定应该在哪里定居并成为公民。一些人离开了,但很多人留下了。他们组织起来,为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而展开斗争。这个贸易中心成了他们的家,并最终成为他们的国家。一种民族意识和认同感慢慢地在他们的心中滋长。他们开始认为自己是新加坡人。因此,建国一代都对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分家时的困苦生活和艰难奋斗毫不陌生。我们用勇气和决心去向世界和自己证明,我们决心坚持下去,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而我们也做到了。

因此,1819年标志着新加坡迈向成为现代化、外向型及多元文化社会的起点。没有1819年,我们可能永远不会踏上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建国之路。没有1819年,我们就不会有1965年,也就不可能庆祝建国50周年。是1819年使这一切成为可能。

这就是新加坡开埠200周年值得纪念的原因。我们不只是在纪念莱佛士或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尽管我们应该这么做。我们是在追溯和反思我国于1965年独立前,一段更久远的历史。我们认可和领会造就今日新加坡的更广泛背景。这是我们从新加坡,到新加坡人的旅程。

这段旅程并不是一条笔直平坦、向前向上的道路。一路上跌宕起伏,充满成功与失败、胜利与悲剧。我们为摆脱殖民者的统治而斗争,但我们也认识到英国人给新加坡留下的决定性和不可磨灭的印记——法治、国会制政府,甚至我今天所说的语言。

我们的先辈付出了鲜血、汗水和眼泪,但他们也享受到来之不易的成功和以耐心慢慢累积的成就。他们清除了丛林,种植了肉豆蔻、甘蜜和橡胶。受契约束缚的苦力在驳船码头劳作。有生意头脑的商人建立了进出口业务,创造了财富和繁荣。许多人被彩虹所吸引。不是所有人都赚到了那捅金,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白手起家。但许多人为自己创造了更好的生活,点燃了对更光明未来的希望,为他们的孩子带来了更美好的明天。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为了照应彼此,把自己组织起来,组成了许多社团。各个种族的群体相互扶持,发挥社区领导作用,如华人会馆、欧亚人协会等。瑞那拉耶拿教会(Sree Narayana Mission)和天主教福利协会等福利机构,则照顾穷人和弱势群体。“50年代作家行列”(Angkatan Sasterawan’50)和南华儒剧社等文化团体保存了古老文明的遗产。我们的祖先为年轻一代创办学校,为病患兴建医院,为信徒建造宗教场所。这些机构把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声望和地位不断提高,成为社区的团结点和力量源泉。

两个世纪以来,所有这些不同的针线交织在一起,编成了一幅丰富多彩的挂毯,形成了一个命运共同体,并最终成就了新加坡的身份和国家。男女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高举新加坡国旗。国民服役人员拿起武器保卫他们的家人和家园。今天,我们齐声高唱“前进吧,新加坡!”,同时满怀信心和自豪地宣读“国家信约”。

因此,我很高兴地看到,有200多个团体和组织正在为开埠200周年举办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他们的故事和旅程是个人经历和集体记忆,赋予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的故事以生命和意义。我希望这些活动能激发新加坡人的兴趣,更多地去了解我们自己和我们的过去。

在200周年之际,在我们反思这个国家是怎么建立起来的同时,让我们也思考一下我们要如何共同前进。因为建设新加坡是一个永不停歇的工程。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未来,继续建设国家是每一代人的责任。如此一来,在未来的50年或100年里,尚未出生的国人才会有一个更丰富、更伟大的新加坡故事可以讲述,而这是一个我们将共同努力书写的故事。谢谢大家!

 (这是李显龙总理于1月28日在亚洲文明博物馆主持开埠200周年纪念活动揭幕仪式的演说全文。黄金顺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ZBcom): 
主持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纪念活动 李显龙:继往开来200年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