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对毒贩不能心慈手软

订户
新加坡对付毒品问题的立场是鲜明的,政府一贯认为严刑峻法对毒贩有一定的阻吓作用,对毒贩心慈手软,无原则的讲人道主义是行不通的。
新加坡对付毒品问题的立场是鲜明的,政府一贯认为严刑峻法对毒贩有一定的阻吓作用,对毒贩心慈手软,无原则的讲人道主义是行不通的。

字体大小: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在中央肃毒局工作计划研讨会上讲话时透露,马来西亚希盟政府自去年5月上任以来,已三次要求我国不要处决马国死囚,其中两人是毒贩。

过去的马国政府,向来在毒品问题上采取与新加坡一致的严厉立场。截至去年底,马国监牢里共有1279名死囚,其中多达932名是毒品罪行犯,317名则是谋杀犯。希盟政府上台后,决定暂缓处决死囚,同时也传出要全面废除死刑的风声。其阁员中主张全面废除死刑最力的,应数掌管律政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他上任后不只一次对外宣称,内阁已经同意全面废除死刑。

因此,今天有不少人误以为马国真的已经废除了所有死刑,其实不然。废除死刑确实是希盟在上台前所做出的诸多竞选承诺之一,但是怎么个废法,却存在模糊空间。截至去年底,刘伟强本人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始终坚持全面废除死刑的说法。但据马国媒体报道,这项“决定”引起民间强力反弹,包括一些命案死者家属的非议,也挑动社会各阶层的神经,对死刑存废争议不休。

到了今年3月13日,情况突然急转直下,《马新社》报道,掌管律政的首相署副部长哈尼巴迈丁(也就是刘伟强的副手)当天在国会回答询问时说,希盟政府将废除的是“强制死刑”。换句话说,是否判处死刑今后全由法官判定。此举将涉及《刑事法典》的九项罪行以及《1971年军火(增刑)法令》的两项罪行。哈尼巴迈丁的说法和刘伟强的说法大相径庭,也等于说是一举否定了全面废除死刑的说法。

所谓“强制死刑”指的是在法律条文中规定,犯下某种严重罪行(其中之一就是贩运毒品)者,一旦定罪就必须被处以死刑,法官没有裁量权。废除强制死刑,就是完全恢复法官的裁量权,但死刑还是存在的。对此,希盟成员党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也曾对外澄清,希盟竞选宣言承诺的是要废除强制死刑,并非废除全部的死刑,要废除死刑需获得希盟四个政党达成共识。

马国目前共有八项法令的32项条文涉及死刑刑罚。其中,规定强制死刑的条文包括谋杀、贩运毒品、持枪、向元首宣战或发动恐怖行动导致他人死亡。另外,有20项条文则是赋予法庭决定是否应判处死刑。

如果说哈尼巴迈丁的说法是希盟政府对死刑课题的最后立场,那就是说原先由刘伟强所表述的“决定”已经被推翻。从“全面废除死刑”到强调只废除“强制死刑”的转折,以及不同阁员说不同的话,足以说明希盟内部对全面废除死刑并无共识。死刑的保留,折射的是希盟政府内部和成员党那些比较有政治经验的领袖,仍然能够实事求是,不敢轻易苟同理想派未经实践考验的治国理念,也深知就马国目前的国情而言,死刑对好些严重罪行仍然可以起到阻吓的作用。

就毒品问题来说,单看等待正法的死囚人数,就可见这个问题在马国的严重程度。基此,马国肃毒的努力看来并没有松懈的空间。刚在今年3月22日,马国警方在柔佛州侦破了马国有史以来最大宗的毒品案,起获2000包重达2.06吨、市值逾1亿令吉的冰毒。警方相信这批伪装为“观音王茶包”的毒品,是从金三角流入马国;而马国相信是中转站,贩毒集团可将毒品销到邻国及亚太地区的市场。这批毒品估计可供应给超过1030万人。

此前一个月,马国警方才宣布侦破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毒品案,起获的毒品有92.7公斤重,市价值约560万令吉(约186万新元)。去年9月,警方也在槟城中部捣毁一家制毒厂,共起获总值高达7250万令吉,也就是相等于2400多万新元的毒品,并逮捕了三人。这相信是当地22年来所破获的最大宗毒品案。

诸如此类的毒品案在马国可谓层出不穷,破获规模也越来越大,有死刑的阻吓尚且如此,拿掉死刑,后果委实堪虞。因此,我们很难想象,马国果真完全废除贩毒死刑,其毒品情况会变得更好而不是更糟。也许正是这个未可知因素,促使那些识途的政治老马不敢轻举妄动。而再三向新加坡政府要求不要处决三名马国死囚,看来政治秀的成分居多。

不过,这并没有阻止一名马国的人权律师借题发挥,对新加坡谩骂一番。这名律师指尚穆根的说法(即死刑有效阻吓贩毒)毫无根据,还趁机奚落新加坡人胆小如鼠,不敢批评政府。相比之下,他认为马国是“一座自由的灯塔”。但他没有说明,这种自由是否也包括贩毒的自由。如果包括贩毒的自由,那么马国确实就不需要再保留死刑(包括法庭可以裁量的死刑)了。显然,希盟政府并不作如是想。“自由的灯塔”仍然保留了死刑。

新加坡对付毒品问题的立场是鲜明的,政府一贯认为严刑峻法对毒贩有一定的阻吓作用,对毒贩心慈手软,无原则的讲人道主义是行不通的。因此毒贩不敢像在马国那样大规模走私毒品,毒枭也不敢轻越雷池,而是通过各种手段,利用外表看来平常的毒驴运毒。新马两国该做的是合力捣毁贩毒集团,避免更多人出于各种原因沦为毒驴,而不是站在自以为的道德高地,给一两个已经过法律审判被定罪的毒驴求情。

我国对贩毒罪成者处以死刑(当然不是不分轻重一律问吊,而是有细节区分)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也是国际皆知的,在各处关卡固然有明显的告示,甚至在抵境的飞机上也有广播提醒,外国人(尤其是近邻的马国人)不能说对此毫不知情。那些甘冒极刑危险而充当贩毒集团毒驴的人,也许原因各自不同,但到我国犯法的下场则一样,也是任何外国政府或人权组织所无法干预的。所以,马国部长与其替毒驴求情,还不如花点时间向民众做宣导,提醒大家,新加坡对付毒贩是绝不手软的。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