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良平:新冷战条件下中国战略空间与抉择

订户
美国完全没有做好和中国互利共处的思想准备,在心理上无法接受一个可能会比美国强大的“异类”国家。(新华社)

字体大小:

即使美国这样一个超级大国有时也不得不忍气吞声,采取现实主义的做法,以避免使国家利益进一步受损。例如1985年的伊朗门、1983年的贝鲁特军营爆炸案及1993年索马里的黑鹰直升机坠落等,美国都选择了退缩。在许多人看来美国丢人现眼了,但其实是强大、自信和成熟的表现。作为一个崛起的超级大国,又念念不忘“百年国耻”,中国恰恰在这方面最容易受伤,在冲动之下犯颠覆性的错误。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