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伊·斯坦利·洛克曼:国防创新人工智能

订户

字体大小:

在过去的五年,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特别在深度学习方面——已把它带到了科技的最前沿。目前,30多个国家——包括新加坡在内——发布了国家人工智能战略。此外,各国际和区域组织也采取了人工智能原则和准则。

尽管人工智能在过去几年取得了里程碑式的加速进展,大多数组织仍处于为最终变化而筹备的阶段,而不是关注眼下的实质性转型。

军队也不例外。虽然不少国家可以在个别领域采用人工智能,只有少数国家才有能力在战略层次利用人工智能。

作为人工智能的早期采用者,新加坡武装部队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尤其是通过创新人工智能的培训方法,以及在人工智能分析和机器人技术的实验室方面的投资。

例如,新加坡武装部队与国防科技局合作开发了一个利用数据分析、机器学习和物联网传感器来帮助诊断问题、检测异常并事前纠正的系统。为了回答有关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关键问题,包括在决策速度、操作安全和问责制的各方面,新加坡也将自己打造成全球技术和创新领导者可以聚集的中心。

在国防科技局即将举行的新加坡国防技术峰会(Singapore Defence Technology Summit)上,人机合作将是与会代表所探索的主题之一,以了解人工智能如何合乎道德地并安全地让国防机制转型。

由于人工智能的本质是高度复杂和不断发展的,类似的探索和交流的机会很重要。数据偏差也是一个近乎无法克服的问题——它降低了人工智能算法的实用性。举例来说,如果个别数据特征(如年龄、性别、种族)在用于训练计算程序的组合里不成比例,那么计算程序在识别威胁时,可能会优先考虑不相关的特征。如果计算程序发送一种只有机器能理解的信息,人类就无法对该信息采取行动。反过来,这将加重对机器的依赖。

因此,开发有关人工智能伦理和安全的指导方针和原则,以及投资于理解算法推理,以便让人类能理解推理背后的逻辑以便承担决策责任,就必然是全球技术和政策界关注的优先事项。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顾虑和原则都能适用于军事方面。只有少数国家的国防部——包括新加坡在内——优先考虑军事人工智能的伦理原则,以指导任何人工智能能力的开发和部署。

各国军队也必须克服其他的障碍,而这些障碍与它们各自的资源限制、体制文化、现有人才和政治意愿息息相关。

新加坡有它自身的优势。除了推出了亚洲第一个人工智能监管模式框架 (Model AI Governance Framework),新加坡也设定了一个很高的目标,即让每个政府部和机构到2023年间,推出至少一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项目,为人工智能培训提供资金,也为创业公司和中小型企业提供激励措施,以及一个合适的投资环境。

由于军事化的人工智能一般上都非常规,商业运用规模和政府采纳等基础,对于人工智能的军事化就至关重要了。

因为新加坡是个弹丸小国,新加坡可以更容易地扩大人工智能项目的规模。新加坡武装部队更在最近把数码防卫纳入了全面防卫的第六支柱,为进一步加强网络防卫、大数据和相关的人工智能发展做好准备。

利用人工智能进行训练的早期测试案例,对于新加坡武装部队来说,有助于他们熟悉这项新科技,并且在未来进一步使用人工智能来完成其他使命。新加坡的民间企业在这方面的投资,以及政府的智慧国概念,都能帮助新加坡发展成为人工智能的中型强国。

即便如此,单靠人工智能是不足够的。即使将一些任务分配给机器,一支军队的力量还是取决于部队里那些开发机器、与机器合作、或是被机器强化的人。招募、培训和保留善用人工智能的人才是必要的。

(作者是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研究院国防与战略研究所军事创新项目副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