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如柏:请别忘了曹亚志与梁亚胜

订户
位于劳明达街(旧称为朥明拉街)的曹家馆(House of Cho)外观。曹家馆可说是本地华人设立的第一间会馆,它是曹氏族人曹亚志于1819年协助莱佛士登陆新加坡有功,当时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皇授权东印度公司与莱佛士论功行赏,赐给劳明达街一片屋地,建立而成。(档案照片)
位于劳明达街(旧称为朥明拉街)的曹家馆(House of Cho)外观。曹家馆可说是本地华人设立的第一间会馆,它是曹氏族人曹亚志于1819年协助莱佛士登陆新加坡有功,当时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皇授权东印度公司与莱佛士论功行赏,赐给劳明达街一片屋地,建立而成。(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自去年以来,纪念新加坡开埠200年的活动热热闹闹地开展,不论是报章或电视节目都挖掘了不少新加坡这200年来,甚至追溯到700年前的史料,这是令人欣慰的事。可是,我在阅读报章或收看电视节目的过程中,没有看到在莱佛士船上最先登上新加坡岛的曹亚志和梁亚胜的名字。

在英国或新加坡所保留的官方记录或文献,是不可能看到这两个华人的名字的,因为英国人注重的是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开拓英国在海外的一个重要殖民地和贸易商港,这两个人不是重要人物;只有在民间的历史学者和与这两人有关系的宗乡会馆,才可能看到200年前的史料。

新加坡历史学家陈育崧在著作《新加坡开埠元勋曹亚珠(志)考》写道:1949年2月6日,《南洋商报》发表了一篇极令人注目的报道:“1819年2月6日,莱佛士的船,驶至新加坡,惟不审土人之实力如何,未敢造次,该船木匠曹亚志毅然肯为先锋,乘小船登岸,将英国之国旗高插于十字路上(一说插在今升旗山岭),莱佛士见旗才敢登岸。”

陈育崧写道,这是新加坡史的重要发现,这个功绩应归于洪锦棠……这个发现得到当时的辅政司麦克仑的注意,他安排了一位“莱佛士研究”的专家胡斯堡(C. E. Wurtzbur)与洪氏会晤,专家否定了曹亚志这个人物的可靠性,专家说:“我毕生研究莱佛士史,出入典章文献千万种,未见一文只字提及此人。”

洪锦棠斩钉截铁地回答:“滑铁卢之役只有惠灵顿公爵一将功成,公爵以下猛将如云,谋臣如雨,阁下能否把他们的名字道出?何况曹氏只是莱佛士麾下的一名木匠。”驳得专家无言可答,心折气服。《曹亚志考》收录在陈育崧著作《椰阴馆文存》第一卷。

另一位历史学家邱新民在《新加坡先驱人物第一集》(南洋商报出版)写道,1819年1月28日,舰队抵达新加坡海峡,停泊于新加坡南的棋樟山(今圣约翰岛),莱佛士召集众人商讨登陆之事,他们顾忌岛上有没有荷兰人,当时英人的政策是避免与荷兰人冲突,于是派遣曹亚志率领20人,划小船在梧槽河登陆,一切平静就插上英国国旗。

本地三位著名历史学者陈育崧、洪锦堂及邱新民都认为曹亚志是登上新加坡岛的先锋。

据笔者与曹家馆、宁阳会馆及中山会馆接触多年所得的资料,曹亚志与梁亚胜是200年前登陆新加坡的先锋。曹亚志是广东台山县端芬区那泰村人,生于清乾隆壬寅年(1782年),卒于道光庚寅年(1830年),终年48岁。

槟城开埠初年(英人莱特于1786年登陆槟城),曹亚志到槟城谋生,召募了不少台山人到槟城工作。莱佛士代表英国设在印度的东印度公司,到海外开拓,寻找殖民地,途经槟城时,曹亚志加入莱佛士的舰队,充当木匠。

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后,急需大批劳工从事建设,曹亚志回到台山招募他的同乡宗亲南来。为了加强宗亲之间的联系,他向政府要求拨地段给他,兴建曹家馆,于是政府拨给他劳明达街1号的地段。1953年,曹家馆将早年兴建的简陋会所拆除,改建为双层的店屋,楼下是药材铺安和堂大药房,二楼是曹家馆。

后来,政府重新发展劳明达区,即东西线的劳明达地铁站一带,曹家馆搬迁到如切区。

从台山南来的同乡有许多不同的姓氏,不可能全都加入曹家馆,于是曹亚志再向政府请求拨地建可以容纳所有台山同乡的宁阳会馆。1822年,政府又拨一块位于桥南路与福建街交界处的地段,建立宁阳会馆。

曹亚志既然是台山人,成立的会馆为何不用“台山”而用“宁阳”,因为早年台山的名称是新宁,而在中国很多地方有新宁地名,为了区别或避免混淆,就以台山县内的一家私塾命名,取名宁阳会馆。曹家馆与宁阳会馆是新加坡最早成立的宗乡会馆,它们都以曹亚志为创办人。

与曹亚志一同登陆新加坡的华人是梁亚胜,当年他们两人自告奋勇作为莱佛士的先锋。梁亚胜是广东中山人,是军舰上的厨师。登陆后,莱佛士与天猛公签订条约,租赁新加坡作为英国在远东的商港,接着开辟新加坡,委派梁亚胜为首任警长,维持岛上的治安。

当时新加坡已有一些中山人,他们想组织会馆,便找梁亚胜商量,由梁亚胜等人向政府请求拨地。政府拨了衣箱街(后来称为北京街)12号给中山会馆,梁亚胜担任第一届会长。

作者是退休报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