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婉月:富妈妈穷妈妈

订户

字体大小:

剧中演员宋康昊受访时说,《寄生上流》的背景虽然是在韩国,但这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故事,我深有同感。电影中有好些隐喻的内容我都亲身见识过,尤其是剧中富豪家庭数次随意提到从穷困家人身上发出的好像臭萝卜的穷酸味,那种搭地铁的人独有的气味,更是印象深刻。

我所属的教会在某个社经地位低下的一房式租赁组屋区活跃于社区服务。我和其他义工家访时,就闻到过各种各样的气味。有些居民把许许多多的杂物和食物堆积在家中,一股霉味扑鼻而来;有些居民担心楼上有人高空抛物,把潮湿的衣服挂在家中,掩上门窗,生活在呛鼻的潮湿味里;有的独居老人可能患上精神方面的疾病,幻想有人要攻击他们,于是把自己的尿液收集在玻璃瓶里,准备随时当成自卫武器,搞得左邻右舍一天到晚嗅到一阵阵的臭尿味。就算警方曾经介入,这些问题不久后还是死灰复燃。

愿之心(Willing Hearts)每天风雨无阻地给这一区的贫困老人分派两包饭。有的老人家转手将这些免费得来的饭盒,以一块钱卖给另一些可能因行动不便而无法来排队领饭的老人。他们这些做法被邻居批评为贪婪、不老实。然而,一个要吃饭但走不动,一个动脑筋赚点小钱,你情我愿,旁人还能说什么呢?电影中穷妈妈评论富妈妈的善良时说:“她因为有钱,所以善良。我有钱的话,也会很善良。”这正是电影在现实生活中的人生写照啊。

必须强调的是,不少租赁组屋的居民家里非常干净整齐,而且自尊心很强,不愿意领取捐赠物。所以,当这些居民和前面提到的那些居民生活在同一个环境里时,往往会发生摩擦,轻则吵架,严重的甚至会有肢体冲突。

如果这些现实中的画面被拍成电影,跟《疯狂亚洲富豪》同时在电影院播映,不知道世界观众会如何解读新加坡?我认识的那些老人家朋友,如果有机会观看两部电影的话,不知心里会有怎样的感受?

我鼓励从政者、有钱人去看看这部警世电影。我们无法不正视新加坡贫富悬殊的问题。生活在困境里的人,怨气累积久了,可能会在一夕之间,在完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一时冲动就爆发出来,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引发连串的后续问题。

其实,新加坡政府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并已经开始通过各种政策和渠道,来提升弱势群体的生活;各个宗教团体和社区组织也都积极和自发地提供协助。但是,人生本来就无法达到百分百的“公平”,况且不同人对“公平”也有不同的定义。即便是当今的共产国家,也早已不见资源均分的景象了。所以劫富济贫以缩小贫富差距的做法是不可行,也是不公平的。

我曾经问过几位租赁组屋区的老人家朋友,有没有因为看见有的人很富裕,而他们没有那种物质享受,而怪责上帝不公平。令我惊讶和感动的是,他们没有流露出半点愤世的心态,而是遵行《圣经》上所教导的,凡事感恩。即便生活困难,也还是能坚强快乐地生活。

另一方面,正如电影导演所期望的,有时候我们只是须要一点点的彼此尊重。经济能力较好的国人,应该谦卑地承认,我们并没有比那些教育水平低的穷人更加优秀。我们只是刚好出生在条件较好的家庭,或在成长过程中有较好的机遇,所以能完成学业找到好工作。希望我们能做到不嫌弃社经地位低下的人们,愿意向他们伸出友谊之手。

一味批评和要求政府拉近贫富之间的距离,或强迫富豪缴交更多的税收,只能是权宜之计。拉近人心与人心之间的距离,才能建设真实的包容社会。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