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澍:爱国与务实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网络照)
(网络照)

字体大小:

不久前偶尔听见一个说法,把中国共产党分为老的和新的,即改革开放后的是“新共党”。一开始觉得这个定义还蛮新鲜,后来想想倒也很贴切。确实多年没有听见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提阶级斗争了,更不提“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了。


由此,想起了前几年请一位德国朋友在上海天蟾舞台看样板戏《红灯记》的感受。样板戏是从小在收音机里日日听,各种场合经常唱,多数的台词和唱段都能脱口而出。不过,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当然对其含义不甚了了,甚至根本不懂。


上幼儿园的年纪还跟妈妈进剧场看过《红灯记》,还记得锣鼓一敲,吓得我总要求上厕所。总之,对《红灯记》还是很熟悉的。这时进剧场再看这出戏,可以说,听出了味道。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