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澍:一座城市的友善与否

订户

字体大小:

七年前我丈夫在香港中文大学短期访学,我带着孩子去玩了一周。那时的香港留给我们的印象很不友好,至少比上一次1999年我去时差。虽然没有直接听到恶言恶语,但冷冰冰的气氛令人发寒。

我们住在港中大校内宾馆,当我问前台校内食堂在哪里时,前台值班的中年男子头也不抬,用下巴朝大门外撇了撇,意思说朝那里走。这个态度令我语塞,没再说话,走出门自己去找。后来的一周里尽量不到前台问事。此外,每天在宾馆吃早餐时看到的服务员由始至终拉长着脸,像早餐内容一样一成不变,也叫人食不知味。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