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贸易休战期的中美战略攻防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作者说,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休战,外界预期,11月份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前,双方难以达成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路透社)
作者说,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休战,外界预期,11月份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前,双方难以达成第二阶段贸易协议。(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休战。外界预期,11月份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前,双方难以达成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在此期间,美国“全政府对华战略”不会停歇,可能愈发紧锣密鼓地实施,而且经过贸易战校正后,会更迂回、更精准,也更富有杀伤力。


复盘对华贸易战,一个突出特点是定位、目标含混不清:同时服务于对华竞争战略和贸易保护政策,一仆二主。既是对华竞争战略的前哨战、主战场,也是对各主要经济体开展的贸易战中最艰难的部分,很难讲哪种定位始终占上风。


贸易战的目标也是多重的,且优先级别摇摆不定。比如,削弱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究竟是首要目标还是施压手段?当获取商业利益与对华遏制无法兼顾时,何者优先?施压中国深化改革会给美国带来商业利益,也可能激发中国经济潜力、刺激科技与产业升级,如何既实现前者,又有效管控后者的挑战?这些都很难明确回答。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