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国有存粮 人民甭慌

订户
每一次危机,都必须能唤起我们更高的团结意识,锻炼出更强的韧性;只有这样,危机过后,我们才能变得更加强大。(档案照)
每一次危机,都必须能唤起我们更高的团结意识,锻炼出更强的韧性;只有这样,危机过后,我们才能变得更加强大。(档案照)

字体大小:

我国的财政年是从每年的4月1日起到翌年的3月31日止,所以财政部长每年都会如常提早在2月间提出新财年的预算案,由国会讨论通过后,如期实施,确保政府顺利运作。今年也不例外,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充满了戏剧性转折。

本来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的预算案,因为庚子新年2019冠状病毒疾病暴发,一下子改变了整个经济形势。本来因为中国和美国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而有望逐渐复苏的世界经济,噗通一声又掉回谷底。展望新的一年,我国经济还可能出现衰退。

本来,人们估计预算案会有两大重点,一是如何振兴经济,二是消费税。但疫情一来,消费税马上被暂时“冻结”,政府申明不会在2021年内调高,虽然2025的时限仍在。与此同时,原来的预算必须立即调整,财政部长王瑞杰得连夜赶工,加入应对疫情的配套,以解燃眉之急。

因此,2月18日呈现给国人的预算案,多出了两个重要的配套和一项额外拨款:额外8亿元拨款给卫生部和其他相关部门抗击疫情;16亿元的“关怀与援助配套”,给每个成人和较低收入家庭额外的生活费补贴;以及40亿元的“经济稳定与支援配套”,旨在帮助工人保住饭碗,企业现金周转和稳定整体经济。这三项加起来共为64亿元。

政府为抗击疫情和协助国人渡过难关,减轻疫情对经济所带来的冲击,迅即出台各项应急措施和配套,等于是预算案加入了大笔出乎预料的额外开支。加上原已计划好的开支预算,如推动经济转型与发展的83亿元,以及在消费税调高时将投入使用的60亿元消费税补助,50亿元“海岸及洪水防护基金”等等,开支预算因而大大超出了岁入预算,出现历来最大的预算赤字:109.5亿元。

财政纪律很重要

入不敷出,钱不够用,该怎么办?一个家庭或企业如果面对这样的情况,除了借钱或典当和抵押资产,大概也没什么其他办法了。国家呢?除了迄今为止还拥有美元霸权的美国,可以通过不断印钞票解决问题,其他的就唯有举债一途。不断举债,债台高筑的结果,往往出现无法如期还债的问题。值得庆幸的是,新加坡没有这样的问题,因为政府向来奉行量入为出和积谷防饥的财政政策。

新加坡的宪法规定,每届政府只能动用在任内所积存的财政盈余,不能随便动用国家储备,除非出现特殊情况并得到民选总统的认可。这个保护国家储备的措施,确保国家的保命钱不会被民粹政府所滥用,也鼓励每一任的政府遵守严格的财政纪律。

这一届政府在过去四年里,就辛辛苦苦积攒了186.7亿元的财政盈余。这回必须应急,一口气出现100多亿元赤字,还是能应付裕如,不必向国家储备金伸手。这说明遵守严格的财政纪律非常重要,在好景年头尽量积存余粮以备不时之需,也非常重要。因为没人能说得准,像冠病疫情这样的袭击,或者其他猝不及防的危机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虽然主观意愿上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危机发生,但事实证明,各种各样危机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也不会因为人们的主观愿望而转移。人们可以做的只是做好一切的防备,在必要时才不至于手忙脚乱,而是可以有信心地应战。

其实,肆虐已两个多月的冠病疫情接下来到底会怎样发展,还是一个极大的未知数。也就是说,这次财政预算案所推出的应急措施和拨款,未必就能一次过帮我们渡过危机。应急配套也许可以顶上三几个月,若疫情持续,尤其是在世界各地蔓延,形势就可能恶化,届时政府也必须出台后续措施。不幸如此,政府还有约80亿元任内盈余可派上用场,也许够用,也许不够用,一切全看疫情变化而定。如果真不够用,我们还有国家储备的后盾。因此,国人没有惊慌失措的必要。

冠病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明显比沙斯来得大,因为今天中国的经济规模已大到打个喷嚏世界伤风的地步。疫情对中国本身的经济更是一记沉重的打击。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日前在一个工作部署会议上就指出:“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我国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大考。”由此足见疫情的严重性,我们也必须有更长时间坚韧作战的准备。

国家储备应对危机

大家当然都希望,情况不至于像2008/2009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那么糟糕。当时,我国政府先是以1500亿元储备金,作为担保非银行存户存在本地银行的所有存款之用,以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继而在2009年的预算中,首次动用49亿元储备金,作为推行“雇用补贴计划”和“特别风险分担计划”两项特别应急措施的开支。

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的风暴和危机,出台应急措施都少不了钱。我们应该感谢建国一代政治领袖一早就设立了国家储备金,也庆幸历届政府都能一直秉持财政纪律,取信于民,维持政治和经济稳定发展,从而使储备金得到越来越多的积累。这是国家安全强大的后盾,除了政府,身为国民,我们都应设法有所贡献。

尽管新加坡实行的是民选制度,政府五年一任,但迄今为止,始终能保持健全的政治生态,在每次选举中产生有执政力的廉能政府,为国家利益与人民的福祉,深谋远虑,高瞻远瞩,拒绝民粹主义,施行良政,国家因而府库充盈,具有应对危机的雄厚资源,此乃人民之福。因此,面对疫情,多数国人也有信心,政府有防备也有能力有效应对。

同样的,为了确保国家的食物供应链有保障,政府早已有了各种防备安排,包括囤积一定数量的存粮,如白米等,同时也在过去这些年来,使我们的食物供应来源更加多元化,也包括逐渐设法提升本土的自产自供能力。因此,少数人在防疫警戒级别调至橙色时,争先恐后到超市抢购和囤积白米等生活物资,实属反应过度。

其实,国人也必须明白一个道理,遇上危机,团结互助才是应对之道。这正如一句老话所说:“相争不足,共享有余”。个中道理,确实很值得我们深思玩味。每一次危机,都必须能唤起我们更高的团结意识,锻炼出更强的韧性;只有这样,危机过后,我们才能变得更加强大。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