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纳慧:每个人都是武汉人

订户

字体大小:

每个人都自有自的烦恼。

那些和家人分离的,固然是充分享受到独处的自由,但也时不时受到担忧家人是否安康的心理折磨。之所以称这是心理折磨,是因为是否安康的判断标准,并不如骨折流血缺胳膊少腿来得那么干脆,“潜伏期”有多长,这种心理折磨就有多久。

而疫情一日不结束,潜伏期就会一轮接着一轮,这种对远方家人的担忧便也会无穷无尽。打电话报平安已不再能令人感到宽慰,因为这或许只是潜伏期的“伪平安”。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