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德鲁:致命的特朗普总统任期

美国总统特朗普(法新社)
美国总统特朗普(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其上任的头三年间一直忙于巩固权力,然而,当美国面临一个世纪以来最大的国内灾难时,他却拒绝动用这些权力。相反,在致命的2019冠状病毒准备入侵美国之际,特朗普选择了否认和拖延。

然而,在3月底,特朗普的科学顾问向他提交了一项为期15天的自愿实验的证据,该实验证实,那些认真执行保持社交距离措施的地方,疫情蔓延得比未遵守此类限制的地方慢。当时,美国的2019冠状病毒感染者超过10万,1000多人死亡。

科学顾问的模型显示,如果民众采取适当的行为,丧命的美国居民将会在10万至24万之间;而特朗普的政治顾问告诉他,民意调查显示,公众希望延长保持社交距离措施。这一次,他采取了明智的做法,将联邦政府关于保持社交距离的指导方针再延长30天,直到4月底。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拖延之后,几天前还宣布将在复活节(4月12日)前取消所有限制,并“重启”美国经济(他其实无法这么做,因为休市是由各州州长下令的)的特朗普,似乎开始认真对待这场大流行病了。

此前,他还驳斥了民主党人对他危机处理方式的批评,将其称之为“他们的新骗局”。当他注意到自己指派去领导冠状病毒防疫工作的副总统彭斯,因主持每日新闻发布会而赢得赞誉后,就将发布会改为他本人主讲,还借发布会的高收视率吹捧自己。但特朗普的表现仍然好坏参半,也依旧对那些质疑他反应迟钝的记者大加讨伐。

国家曾经处于糟糕的不设防状态,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特朗普有时会错误地宣称“没人知道”会发生这种程度的疫情;而在其他场合,他却声称自己一直都知道疫情即将到来。跟往常一样,他把矛头指向前任奥巴马。实际上,早在1月份,多个情报机构就已经警告过特朗普政府,冠状病毒将很快出现在美国。

然而,尽管在此期间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政府官员仍无法让总统专注于这场迫在眉睫的危机。同时在面对公众的时候,特朗普又淡化了冠状病毒及其所致疾病的危害,称其致命性还不如季节性流感。

当他意识到须对疫情加深了解时,便于2月24日向公众保证,冠病疫情“在美国已经完全得到控制”。特朗普于3月31日说,他此前一直表现乐观的原因是“想给人们带来希望”,但据媒体报道,他私下里和在公开场合一样,对此不屑一顾。

特朗普完全是一个在此时此刻领导美国的错误人选。在历届总统中既不是最聪明、也不是最专注的他,显然应付不了这种状况。他对现实状况的否定,导致医护人员缺乏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其中一些人因此殉职。此外,病毒检测试剂盒的极端缺乏,使得政策制定者对发生感染的地点和病例数量一无所知。而特朗普对赞美的无底线渴求,则使他屡次发表极为荒谬的言论,比如声称在美国进行的检测数量与其他国家“非常接近”。

这种对现实的否定态度,影响了政府与各州州长的工作关系。特朗普听取其经济顾问的意见太多也太久了,也正是这些人数周以来一直说服他把商业利益置于公众健康之上。他拒绝援引朝鲜战争时期的《国防生产法》的做法,也最终于3月27日改变,并随后下令通用汽车开始制造急需的呼吸机。该法令允许总统命令一家企业,就国家紧急状态生产特定物资。

此外,特朗普的作为也存在一些政治偏袒的迹象。某几位州长,例如与特朗普同属共和党的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就比那些特朗普故意找茬的民主党州长,获得了更多的联邦援助。在应对冠病疫情方面,美国的联邦体系既是障碍,也是救命稻草:它导致了政策混乱,也成为了掩盖特朗普无能的烟幕。

特朗普仍然拒绝将危机应对提升到国家层面,任由各州采取不同的防疫策略,互相争购应急设备。在3月中旬的记者会上,当被问及是否对口罩短缺负有责任时,他的回答很可能昭示了他为何采取这一做法。他说:“不,我完全无须对此承担任何责任。”换句话说,任何失误都要由州长去负责。

这种推卸责任的举动,已经成为特朗普和众多共和党领导人的标准操作,比如彭斯就指责过中国,以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到了3月下旬,共和党人开始辩解说,民主党1月份对特朗普的弹劾,分散了他对疫情威胁的注意力。但这种说法在时间上是站不住脚的:弹劾事件在2月初就已结束。前总统克林顿在遭弹劾时,也没耽误他积极推动各项立法。

我们可能永远无从得知特朗普究竟如何思考这场疫情。我们所能知道的只是冠病所造成的损失正不断增加。截至4月6日,美国的死亡人数已攀升至9600多,感染病例上升至近34万起。而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将近130万人感染了病毒,同时还有很多关于该病毒的未知之谜,包括它究竟会折磨我们多久。

在经济方面,在截至4月1日的一周中,美国申请失业救济人数激增了660万。这一数字还仅限于那些递交了申请的人,而且连申请都已经越来越难,因为劳工部门已经不堪重负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即将遭遇一场长期而深远的衰退。

他日当这场危机过去,自然会有很多针对危机期间特定事件及其成因的研究。而其中一个最为棘手、也将长期争论的问题,就是究竟有多少人因特朗普的领导而白白丢了性命。


作者Elizabeth Drew是驻华盛顿记者,其最新著作是《华盛顿日报:报道水门事件和理查德·尼逊的下台》(Washington Journal:Reporting Watergate and Richard Nixon's Downfall)

英文原题:The Trump Presidency Turns Deadly

版权所有:Project Syndicate,202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