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孙培松:中国应有怎样的外宣

订户
40年来,中国对于怎样和陌生的资本主义世界交往是在摸索中进行的,客观地说,缺少必要的经验。尤其是中国的对外宣传,还跟不上中国国际身份快速转变的步伐。这次疫情,更暴露了中国外宣不成熟的一面。(法新社)

字体大小:

当前有一种看法,认为在这次疫情以及疫情所引发的经济衰退过后,中国对世界的未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中国在国际组织和地缘政治中的影响力将会大幅度提高。对于这种乐观的看法,我们假定它果若其然的话,届时中国将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向世界述说自己呢?

民族国家体系是西方创立的。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才全面参与国际事务。40年来,中国对于怎样和陌生的资本主义世界交往,是在摸索中进行的;客观地说,缺少必要的经验。尤其是中国的对外宣传,还跟不上中国国际身份快速转变的步伐。这次疫情,更暴露了中国外宣不成熟的一面。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