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中国须阐明疫后世界愿景

订户
(路透社档案照片)
(路透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冠状病毒疫情后的世界秩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件事:一是全球化如何盘整,二是中美关系走向。

两者与同一历史进程密切相关,即中国加入冷战后的全球化,并获得惊人发展,改变了国际政经版图。这无疑是30年来最重大的历史事件,让很多国家难以适应,中国自己也有诸多不适应。

西方许多人希望扭转此局面。他们最具攻击性的办法,是否定中国发展的正当性,将本轮全球化所积累的问题,尽量归咎于中国的参与,进而宣称,中国的发展是对冷战后秩序的恶意利用,是一种“敌对制度、异质文明、掠夺模式”处心积虑的渗透,对现存秩序构成了全方位威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