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中国“让我欢喜让我忧”

订户
(法新社)
(法新社)

字体大小:

最近与一位居住美国近10年,数月前回到新加坡的年轻人谈话。他告诉我,美国人对中国的不满他已经很熟悉,但是回来后很惊讶地发现,周围的新加坡年轻友人虽然知道中国对自己的未来举足轻重,但是中国的形象在他们心目中似乎不完全正面。

我没有确切的数据说明这个现象有多普遍。过去几年来中美关系交恶,特朗普的作风令许多人反感,但是中国国内外同时应付好几条战线,新疆、香港、台湾、南中国海问题的处理、冠病初始武汉疫情的吹哨,以及在一些外交场合中国官员的言辞对应,确实也让一些年轻朋友觉得不太理解。这些年轻人务实地看待中国经济实力增强是一回事,但也总觉得中国的意趣和价值理念似乎与他们有相当的距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