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鸿达:大国竞争视野下的中国外交思考

订户
(图/Pexels)
(图/Pexels)

字体大小:

在与欧美大国的关系难以突破的情势下,已经被很多国家视为“世界第二”的中国,一定要注意对关键地区国家的外交开展。而且,“中国外交”显然并非仅仅是中国外交部的工作,相关各部门要建立起更有效的协调机制。

随着拜登政府上台后,美欧对跨大西洋合作的再次推崇,特朗普政府时期曾经短暂出现的中国和欧洲大国合作提升的迹象,正在渐渐逝去。美欧在诸多议题上联合对付中国的局面已经再次形成。在中国与美欧大国关系难以突破的情势下,中国必须注重对关键地区国家的外交开展。

今年2月16日,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发布了题为《美欧对中国合作路线图》的研究报告。该报告旨在探讨美国和欧洲大国如何最有效地共同努力,以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许多挑战,列举了美欧在对华政策方面,可能存在最多共同点的六大优先领域:贸易与投资、技术标准与法规、人权、气候变化、冠状病毒疫情与全球卫生、国际体系,而且每一个领域还都细分了几个重点关注对象,比如在人权领域就涵盖了新疆和香港问题。

这份报告说明,美欧在对待中国方面有很多共识。虽然现阶段美欧对中国的基本诉求不同,欧洲大国对中国的最大诉求是合作谋利,美国对中国政策的基本出发点则是打压遏制其崛起,2020年底欧洲不顾美国的反对,和中国签署了《中欧投资协定》(CAI),就说明美欧在对华政策上的分歧。

但是,中国绝不能夸大美欧之间的分歧。历经特朗普时期糟糕的美欧关系后,面对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上升的中国,不管是对“世界第二”提防有加的唯一超级大国美国,还是相对影响力不断下降的欧洲大国,合作对付咄咄逼人的中国的欲望会更加强烈。冠病疫情和拜登政府的上台,将会增强二者在这方面的合作力度。

2020年美国大选后英、法、德迅速祝贺拜登胜选,鲜明体现了欧洲大国对特朗普政府的厌恶以及对拜登政府的期待。早在2020年11月16日,德法两国外交部长就曾联合在《华盛顿邮报》发表专栏文章,认为当选总统拜登可以让跨大西洋合作成为可能;12月2日欧盟更是发布“应对全球变化的新欧盟-美国议程”,从欧盟的角度对欧美合作进行了未来规划。

拜登政府也屡次强调,美国会再次重视跨大西洋盟友之间的合作。比如,在今年2月19日举行的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拜登对欧洲盟友直言“美国回来了,跨大西洋联盟回来了”“我们必须共同为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竞争做准备”。在同日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领导人也表示为了对抗“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以及确保公平的多边全球贸易,他们要寻求对中国形成集体立场。

在当下美欧有如此合作需求的背景下,中国要与当今欧美大国建立密切友好关系相当困难。中国外交要努力找寻新的出路。笔者坚持近年来的观点,那就是中国在与各国普遍保持友好或正常国家间关系的基础上,要进一步重视与地区关键国家的关系发展,尤其要重视关键地区的关键国家。因为笔者主要从事中东区域国别研究,所以接下来就以中东为例,来阐述自己的这一主张。

中国与所有中东国家均保持着正常的国家间关系。在矛盾错综复杂的中东,中国可以和任何冲突一方交流,是个谁都不得罪的“老好人”,这是中国中东外交的一个优势。但是,实力已经大幅度提升的中国,还未赢得中东国家的信赖,中东任何冲突一方,都还很难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中国身上。

在一定程度上讲,至少在中东,中国还并没有把自己的国家实力,转化为有效的国际影响力。迄今中国对中东关键国家的外交开展能力还有待提高。在没有大国竞争的情况下,这一点还不是太明显;一旦有了大国竞争,中国在中东的外交短板就很容易被发现。

近一年来,世界大国对中国的中东外交特别是中伊关系关注力度明显提升,除了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外,笔者也有切身体会。2020年下半年的一段时间,英国、德国、美国的驻华使领馆官员,接连向笔者所在单位发来请求会见的照会,希望能够和笔者就中东问题和中伊关系交流。显然,2020年6月伊朗政府宣布通过《伊中25年全面合作计划》草案,以及此等框架对中伊关系的塑造,让很多国家深感不安。

但是后来的事态发展,我们现在很清楚了。中国官方并没有给予《伊中25年全面合作计划》公开回应,而且至少在中国学者圈中,对伊朗政府的宣布行为还产生了一些其他看法。另一方面,伊朗国内对这个合作方案以及随之而来的传言反响强烈。结果,伊朗外交部很快就宣布,推迟与中国关于25年全面合作计划的谈判。

因为《伊中25年全面合作计划》这个插曲,很遗憾伊朗国内对中国的负面看法上升了。事实上,阻止中国和伊朗的全面合作,正是美欧大国当下的中东外交选项之一。

拜登政府对伊朗态度的改变明显可见。美国这届政府上台后,立即践行重返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竞选主张。2月18日美国宣布,接受英法德的建议,愿意重返伊朗核协议和伊朗直接谈判。事实上长期的美伊对抗,早就有悖于美国国家利益了,华盛顿的聪明人不会永远看不到这一点。与中国存在的几乎全球领域的竞争,使得华盛顿更不能容忍伊朗这样关键地区的关键国家,滑向中国一边。

在伊朗遭受美国倡导的国际制裁的30多年中,中国一直和伊朗保持着相对较好的双边关系,这也是当下一些中国人认为伊朗要感恩中国的原因。但是国际关系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而且双边关系本就是一个互相需求的存在。有时候,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可以使两国关系骤升;对事态发展敏感度不足,也可以让双边关系降温。

目前,是继续“韬光养晦”还是要“有所作为”?关于这两个外交主张的争论,可能仍然困扰着中国外交的一些实践者。在与欧美大国的关系难以突破的情势下,已经被很多国家视为“世界第二”的中国,一定要注意对关键地区国家的外交开展。而且,“中国外交”显然并非仅仅是中国外交部的工作,相关各部门要建立起更有效的协调机制。

(作者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志远卓越学者、中东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