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婉月: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订户
(档案示意图)
(档案示意图)

字体大小:

本地雇主虐待缅甸籍女佣致死的事件,令人发指,让人痛心。

孟子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如果人心确实如此,且不说雇主本身的精神状况,左邻右舍,同一屋檐下的另外两名房客,以及其他有接触过雇主及死者的人,为什么都噤若寒蝉,以致最终酿成悲剧?

已故本地作家英培安在《戏服》里,借着小说人物陈劭华的口,说新加坡人“不习惯抗议,习惯哀痛、埋怨、遗忘”。新加坡人真的习惯哀痛吗?好多年前在中学教书时,我就开始发现,越来越多年轻人不吃“当好公民”这一套了。学生跟我辩论,说为什么看见老人家的东西掉了,就一定要帮他们捡起来?为什么一样付车费,年轻人就得让位给老人坐?面对学生的理直气壮,我竟一时语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