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美霞:应助年长PME应付经济转型

字体大小:

新加坡经济要如何转型,应付未来50年全球市场变化和需求至关重要,但在着重建立长期竞争优势的同时,政府也应加紧协助较年长的白领人士面对严峻挑战。

多名议员昨天在国会辩论政府施针方针时,就新加坡经济如何转型提出意见。胡美霞(西海岸集选区)发言时说,她尤其关注较年长的专业人员、经理和执行人员(Professional, Manager and Executive,简称PME)的就业情况。

她指出,这类员工一旦失去工作,一般较难重返工作岗位,政府应更有系统地为这些PME提供再培训,协助他们转换跑道,包括提供中途转业在职培训计划(Earn and Learn Programme)。

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也可探讨如何借助年长PME的丰富经验,协助公司企业拓展海外业务,特别是新兴市场。

胡美霞也建议,政府未来应该推出更多专注于协助企业创造创新产品和服务的计划,不只是协助商家抵消营运成本。她认为政府也应投资发展本土科技,协助企业开发出属于新加坡的创新科技,避免过度依赖跨国企业引进科技和专长。

郭献川:新经济不等同尖端科技

曾在经济发展局工作的郭献川(义顺集选区)则指出,我国长期以来所依赖的出口型经济正面临各方面的竞争与挑战。若要带动新经济,政府就必须给本地企业充分的发展机会。

他说:“许多人会把新经济与尖端科技画上等号,但不尽然如此。”

他指出,新经济不一定要有最先进的科技,更重要的是如何整合构想与技术,并尽快在全球市场上进行测试。

郭献川建议,本地实验室须积极将创新构思商业化,并尽快推出市场,提供展示与测试创新构思的机会。

与此同时,我国也应协助起步公司更好地融资。他说:“虽然在风险投资方面我国已有良好基础,但仍缺乏如美国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这般侧重于初创企业的生存潜能,而并不只关注盈利的机构。”

他也建议政府推广众包平台(crowd-sourcing platform),当初创企业得到足够支持时,政府可提供流动资金,也助这些企业与制造商及合作伙伴接洽。

符致镜:机器人技术带来新机遇

符致镜(先驱区)指出,全球经济正面对机器人技术、劳动力成本,以及供应链中断等不同方面所带来的改变。他举例人口庞大的中国,并没有因为要制造大量就业机会,而排斥使用自动化机械或机器人来提高生产力。中国目前有25家制造机器人的公司,并计划增至200家。

他说:“机器人能全天工作,不会罢工、请病假、不会抱怨,也从不迟到。这将是我们接下来所会面对的竞争。”

“这些改变与发展可能会被视为一种威胁,但如果我们能灵活反应,这些改变也能给新加坡带来许多新契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