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忽然沸腾

这个周末,好好想一想,我们要一个什么样的新加坡、什么样的政府和什么样的未来……(邝启聪摄)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练习曲

不论受执政党邀请从政,还是加入反对党,如果认真地以政治工作为志,自己和家人都得承受很大的压力,需要很大的牺牲。吕德耀说:“没有人从政是为了让人喜欢”,我想也没有人从政是因为要被人讨厌,受人攻击。民主社会的政治领袖也需要得到公道的对待。

SG50金禧国庆新加坡人过了一个超长周末。那几天到处都是穿红衣的人,我也按照惯例在国庆日当天和大家一起穿上爱国装。

去买糕点回报馆和同事打打牙祭时,付钱时收银员指着其中一些说:“你穿红衣,这些折扣10%。”

我问:“那另外一些呢?”

她说:“那些有红色的蛋糕全都半价了,你还要折扣呀?”

这样的“好康”平时真罕见,但今年8月9日那个周末,折扣的折扣,免费的免费,我们用最欢腾的气氛庆祝国家50岁生日。

数以万计的新加坡人在国庆当天不嫌拥挤到政府大厦前大草场、滨海堤坝、鱼尾狮附近感染国庆气氛,有人还为了坐免费缆车到圣淘沙兴奋地排队近10小时。

全城沸腾的气氛从星期五一直热闹到星期一,国防部长也是人民行动党组织秘书黄永宏医生就宣布“大选季节来了”!

大选季节究竟是怎么样的季节?从过去几个星期的活动看来,我估计这个季节应该是夏,而且看来今年会是一个高温超过40℃的酷夏。

交通课题一早就被视为本届最热门课题,这个大选夏季的第一波热浪果然由交通课题引发。星期二下午交通部长吕德耀请辞,不参加来届大选。

交通在过去几届大选一直是长青而且是最棘手的问题。拥车证价格太高、公路电子收费、地铁拥挤、巴士等候时间长、车资起价、地铁故障,公共交通私营还是国营……

这些还只是陆路交通的问题,交通部还负责航空和水路,但因为那些和我们的日常生活比较没关系,不是每天直接影响我们的钱包,除了业界的人,一般都不太在意这些领域的进展。这些和国家经济以及长远发展战略相关的工作,同样劳心劳力,但是它们远远不及每天的民生课题来得受人关注。因此交通部长这个位子如针毡般难坐,基本上不是被骂到心灰意冷就是被累倒。

吕德耀退选的消息让很多人不断刷屏,大家纷纷想象和猜测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不管还有没有其他什么原因,他在当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交通部的工作是让人耗尽时间和精力的。不过他认为经过那么多的整顿,下来的情况应该开始改善,言下之意:下一个交通部长应该没有那么困难。

请辞新闻发布后两天,吕德耀再接受媒体访问时说,他收到数不尽的电邮,有来自不同部门的同事,也有一些来自公众,甚至是一些之前骂他的网民。大约有20%的电邮中表示认同他在交通部长任内的工作,很后悔自己过去一直保持沉默,没有站出来说一些正面的话。甚至有人对过去做的一些评语感到抱歉等等。

我想吕德耀看到这些电邮一方面感到一丝欣慰,另一方面也啼笑皆非。当初接过交通部这个烫手山芋的时候心情应该是很沉重的。每次发生事故,都会看到他在现场了解情况、坐在指挥中心听汇报,服务恢复时亲自搭地铁检验修复的效果。如果有注意国会中他回答交通方面的问题,他对实际情况往往了如指掌,能够直接回答问题。但是,这样的讲话一般被视为“技术性”,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反而是他的一句“公交车资是人们负担得起的”,被批到今天。

站在烽火线上的部长请辞,是不是恰当?我有很大的保留,它折射出的问题是多重的,包括我们的交通系统是不是有结构性的漏洞?体制内的分工是否合理?民众的情绪是否适当地纾解?问题是否得到充分的说明?还有很多很多……

然而,大家沉浸在大选的热浪中,交通部长辞官的新闻很快被“人民行动党介绍准候选人的地点选择”这个趣事取代,还有候选人自我介绍的时候用什么语言等等。今天是星期天,这篇专栏刊登后,热点大概就会转移到今天可能宣布的工人党阿裕尼团队动向,然后把上星期所有的热闹收到抽屉里。

在这个时候,我需要泼一泼冷水,给沸腾的情绪降一降温。借着交通部长请辞这件事,想想自己是不是碰到问题也跟着吵要人下台,遇到事情一时不满就找个人发泄。有多少人能够一再被滚烫的水淋了一身后还可以一直振作起来继续下去?当激烈的情绪累积到难以承受的时候,后果是不是我们想承担的?

选举是一时的,政治是长远的。不论受执政党邀请从政,还是加入反对党,如果认真地以政治工作为志,自己和家人都得承受很大的压力,需要很大的牺牲。吕德耀说:“没有人从政是为了让人喜欢”,我想也没有人从政是因为要被人讨厌,受人攻击。民主社会的政治领袖也需要得到公道的对待。

可以预见下来总理宣布解散国会、发布选举令状、开始一场场群众大会,全城又会沸腾起来。交通问题可能会因为交通部长的辞职,避开一点枪弹。人口、住房、医药、生活费等长青课题的讨论肯定会热起来,到时候各种各样的辩论和攻击自然会出现。

趁着这个周末,先好好想想我们要一个什么样的新加坡、什么样的政府和什么样的未来,别等到大选期间,情绪突然沸腾的时候,才突然把那锅热水随意倒向一边。

(作者是本报副总编辑兼采访主任 

hanym@sph.com.sg)


来源:联合早报

视频

更多

图集

更多

 

不可错过

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