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街访街坊之新新人】以和为贵 淡然面对网民误解

字体大小:

柏拉卡斯1995年从印度前来工作,原本打算待几年就回国,但他感觉这里如家一样舒服自在,20年前入籍新加坡,转眼已当了10多年的基层领袖。

柏拉卡斯在印度筹备亲戚的婚礼时,突然接到新加坡朋友和同事的多通电话和简讯,通知他自己已无辜成为本地网民辱骂新移民的对象。

网站All Singapore Stuff在2016年11月上载一篇文章,署名Fernandez的新移民自称,他在七年前成为新加坡公民,如今却对新加坡感到失望,希望能放弃公民权。

20年前入籍新加坡的柏拉卡斯(52岁, Prakash Hetamsaria,跨国公司首席财务官)与这封信函毫无关系,但由于他早前以新移民身份接受电视台访问,网站截取了他的照片用作文章配图,导致他无辜受牵连。文章引起网民公愤,指他是忘恩负义的家伙,不少人还发表排外言论叫他“滚回国”,让他和妻女深受影响。

本地好友纷相助 驳回网民攻击

事实恰恰相反,柏拉卡斯非但不忘恩负义,还当了10多年的基层领袖,多年来为国人举办多场社区活动。他也是西海岸国民融合委员会主席,帮助新移民融入社会,是十足的“模范新移民”。假新闻照片中的柏拉卡斯,当时正参与基层举办的种族和谐活动。

为新加坡付出那么多,却被网民攻击形成伤害,难道不会生气吗?他回答,难过是难免的,但他知道这些留言并非针对他本人,而是网民在宣泄情绪,因此他选择不予理会。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朋友都相信他的为人,清楚知道这不是他说的话,而事实证明,他的本地朋友除了上网替他说话,有些还帮他报警,甚至帮他写澄清声明让他贴在面簿。

柏拉卡斯是在1995年从印度贾坎德前来新加坡工作,原本打算待几年就回国,却意外发现自己在短短一年内就感觉新加坡如家一样舒服自在。除了因为本地的亚洲文化与印度文化相似,他在异地也没有语言障碍。

他说:“我也曾经到印度的班加罗尔(Bangalore)工作,虽然人还在印度,但因为那里使用不同的方言,所以较难融入。我反而觉得新加坡更容易融入,因为几乎所有人都会说英语,我不需学习新语言来认识人。”

新婚妻子初来乍到 顿觉女性获应有尊重

20190221_zb_news_integration-prakash-02.jpg
柏拉卡斯和妻子育有一名10岁女儿,如今一家三口都是新加坡公民。(梁麒麟摄)

逐渐爱上新加坡的他,隔年回印度奉父母之命成婚后,也把妻子巴娃娜(46岁,Bhawana,家庭主妇)接来新加坡。

刚到陌生国家的巴娃娜起初有所担心,但她很快就发现她无需在新环境里作出太多改变,并且能在新加坡找到安全感以及身为女性应得的尊重。小两口半年后决定申请永久居民,并在此落地生根,如今两人和10岁女儿都是新加坡公民。

问及为何开始参加基层活动时,他透露,这得从他当上公寓的管理委员会主席说起。

他搬入西海岸公寓后在2007年出席首个常年业主大会,并提出数个账目相关问题以了解情况,没想到其他居民因此推选他加入公寓管理委员会,过后还成了第一届主席。他过后代表管委会参加成立西海岸公园邻里委员会的会议,又获选为该委员会的首任主席。他笑说:“在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人民协会的存在、不了解民众俱乐部如何运作,更不认识各种基层组织。”

共事基层义工:文化差异难不倒他

现今的柏拉卡斯已是经验丰富的基层领袖,多年来为居民举办各种活动,当中包括华、巫、印族的节庆活动。

2016年,当局打算扩建西海岸路,但居民担心路旁的多棵大树被砍下后,会失去该路段的独特风情。柏拉卡斯便带领西海岸公园邻里委员会,向居民收集反馈,并与各个机构沟通。虽然那100棵树最终被砍下,但邻里委员会却邀请居民一同为该区种植另外700棵树,皆大欢喜。此计划也为西海岸区赢得2017年总理社区行动奖。

认识柏拉卡斯超过五年的基层组织义工蔡玮珊(31岁,商人)说,柏拉卡斯愿意接受不同点子,并能把构思转变为现实,是非常用心的领导。“ 由于他乐于帮忙也愿意分享,我们很容易与他熟络起来并与他合作。身为新公民, 他会主动融入本地社会,愿意跟不同背景的人一起合作,就算有文化差异也难不倒他。”

与移民朋友圈一起探索新加坡

“融入新祖国的第一步,是找到让你在异地感到舒服自在的朋友。”

这是柏拉卡斯深信的道理。他坦承,初到新加坡时,虽然办公室内有本地和来自各地的同事,但他的朋友圈子多数是印度移民。然而,这并没有影响他进一步了解新加坡。

他解释:“我会和这些好朋友一起探索新加坡,也到民众俱乐部相约打羽球。正因为有这些朋友,我在异地不会感到孤单,还能在他们的陪伴下,一步一脚印认识新加坡。”

成立新移民组织

20190221_zb_news_integration-prakash-03.jpg
柏拉卡斯和朋友成立本地组织“Bijhar”,帮助来自印度的新移民适应本地生活,同时也一起庆祝他们家乡独有的传统节日。(受访者提供)

亲身经历让他体会新移民到陌生国度的感受,因此身为过来人的他经常邀请印度同胞到他的家享用道地的印度饮食,同时互相分享经历和有关新加坡的讯息,例如学校、住屋和社区活动等。

为了帮助更多印度移民融入新加坡社会,柏拉卡斯和几名朋友在2006年成立新移民组织“Bijhar”,聚集来自印度东部两个地区的新移民。除了庆祝他们家乡独有的节日,也分享新加坡生活的贴士,为刚移民至新加坡的印度同胞伸出援手。

更重要的是,柏拉卡斯会尝试结合该组织和基层组织的活动,让这群新移民也为本地社会作出贡献,例如在开斋节派送食物给弱势群体和探访疗养院。

自在徜徉各种文化间

虽然柏拉卡斯已融入本地社会,但他同时保留了从小蕴育着他的印度文化与宗教。身为印度教徒的柏拉卡斯是素食者,习惯在家吃妻子准备的印度素食,但他也在本地品尝了素食中餐、泰国餐、西餐和黎巴嫩餐等。

他说:“新加坡尊重各种宗教文化,允许人们自由信仰,并不要求任何新移民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

能够自在地徜徉于在各种文化之中,或许就是柏拉卡斯最“新加坡”的地方了。

【本特约内容由通讯及新闻部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