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述一年:瘟

字体大小:

大瘟疫改变历史轨迹,欧洲人自此告别中世纪的黑暗,在文明进程中一骑绝尘,成为了世界的主宰。眼下,又来到大瘟疫时代了,劫难过后,世道人心会往何处而去?哪个民族的命运又将否极泰来?

人类磕磕绊绊一路走来,瘟疫如影随形。

翻开中国二十四史,某年某地“疫”“大疫”,甚至“天下疫”的字句斑斑,它们看似流水账,但在三言两语的背后,“家家有位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曹植《说疫气》),满目尽是人间地狱。

《三国演义》第一回,就铺开了“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的大场景,张角兄弟在民间给人施符水治病,最后结集了“反者四五十万”,成了三国连年战祸的开端。

每一次的改朝换代,甚至人口或文明的灭绝,总是以大瘟疫为前奏。从东汉到明末、清末如此;从2000多年前的雅典城,到后来的古罗马帝国,走向衰败亦是。

germany-health-virus-event_industry-133255_Large.jpg
德国一名戴着瘟疫医生(plague doctor)面具的抗议者,上个月28日在国会大厦外示威,呼吁政府为娱乐和活动行业提供更多援助。(法新社)

大瘟疫改变历史轨迹

2020,注定是瘟疫年被载入史册。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杀得全人类一个措手不及,经济大面积停摆;无数企业和个人生计被毁;更惨痛的是,几千万人得了病、超过100万已死亡……

显然,没有一个国家,为这只黑天鹅做了准备,连科技和医药发达的西方国家也毫无招架之力。一个文化上的解释是:他们崇尚个人主义到近乎偏执了,我有出门的权利,戴不戴口罩我说了算,要你政府管吗?当封城令下达时,一些地方还上演了街头抗争的场面。

在东方,疫情管控普遍上要好许多。也许是更有集体观念,更愿意做出小我的牺牲和调整。在一些地域,威权下的一呼百应,不敢不从,也起到了作用。

北半球就要进入冬季了,欧洲、北美,说是还未到至暗时刻。在更多的第三世界国度,疫情早就失控,数字统计已没有意义。疫苗,成了仅存的希望。

14世纪中叶,黑死病横扫欧洲时,一半的人口在几十年间凋零。但末日没有降临,反而奇迹般地在欧洲重生了,因对神性的怀疑,人文主义开始萌芽,接着催生了大航海、宗教改革、启蒙运动。苦于青壮劳动力的不足,人们对科学、技术更为重视,也使得工业革命水到渠成。

大瘟疫改变历史轨迹,欧洲人自此告别中世纪的黑暗,在文明进程中一骑绝尘,成为了世界的主宰。眼下,又来到大瘟疫时代了,劫难过后,世道人心会往何处而去?哪个民族的命运又将否极泰来?

病毒打败了特朗普

世人皆遭受冠病所苦,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内心,或许是最怨最恨的了。选情本来是看好的,无奈美国沦为重灾区,经济全线颓败,20余万条生命戛然而止,让他连任总统的大梦为之破碎一地。

特朗普可以怪左媒、怪中国、怪东怪西,但最该怪的还是自己,轻忽了这个病毒。连自己和身边的人都一个个染了病,如此窝囊、如此反讽,纵使有再厚实的群众根基,再多的“美国优先”承诺的兑现,也无力回天啊。

在反对派眼中,特朗普是钉子。他傲慢、反智、谎言不断,根本就不该当白宫主人。有人应景地说他就是瘟神——传说中散播瘟疫害人的恶。但持平而论,他也算是有魄力有担当的人,尤其是敢为天下先,替万千失意的美国底层发出了怒吼。

叱咤风云四年,唐纳德·特朗普终究必须退场,但在美国以及世界各地,生活困顿的人越来越多,逆全球化的浪潮方兴未艾,“特朗普主义”其实没有败选,许多的特朗普们还会前赴后继,搅海翻江,日子恐怕难得安宁了。

2020-10-02t223118z_1091944729_rc2maj985wlm_rtrmadp_3_health-coronavirus-usa-trump_Large.jpg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冠病暴发后,数月来拒绝鼓励戴口罩,直到7月才改口。(路透社)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新加坡抗疫,有两张“成绩单”:先是解决了社区感染;最后好不容易,把客工宿舍的恐怖数字也压了下来。

但我们还不能说考试已经“及格”。我们的机场、新航、旅游业等等,以及很多工人的饭碗仍岌岌可危。我们前所未有的大手笔,近1000亿元的纾困金砸下了,效用如何还是未知数。

新加坡作为小岛国,又是国际枢纽,高度依赖贸易,也须要和人往来,但病毒阻断了这一切。看看马来西亚好了,和我们一衣带水,可如今,两边亲人只能这头和那头苦苦思念,一英里不到的长堤,成了遥远的距离。

瘟疫蔓延时,谁都无法独自面对生命的磨难,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渴望心手相连。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是诗,也是时代的感悟。

(作者是《联合早报》副总编辑)

大事记

我国出现首起冠病病例

本地1月3日开始密切留意从中国武汉抵新的人,几次“虚惊”后,1月23日晚宣布发现第一起确诊病例,正式开启与冠病的长期奋战。

这名66岁男病例与九个家人在1月20日从武汉飞抵新加坡,随行的37岁儿子数天后也确诊。

此后,几乎每天都有从中国输入的新病例,到了2月4日,本土病例也出现了。四人直接或间接与曾到中药行“永泰行”的广西旅游团有接触,受到感染,成为本地第一个感染群。

新加坡在2月一度成为中国以外全球病例第二多的国家,仅次于日本,后来渐渐被其他国家超越。不过,在客工宿舍,感染情况却恶化,最高峰时一天内确诊超过1000起。

世卫宣布冠病为“全球大流行病”

一开始被称为“武汉肺炎”的疾病,相信最早在去年12月出现,多数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关,中国官方在1月初仍坚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待惊觉病毒的超强感染力并赶紧封城却为时已晚,病毒早已扩散至其他国家和地区。

世界卫生组织在2月11日把病毒正名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避免引发对华歧视,但认为还未构成“大流行病”(pandemic),直到3月11日疫情扩散至全球114个国家和地区、确诊病例累积超过12万6000起,才正式宣布冠病为“大流行病”。

files-health-virus-who-tedros-012216_Large.jpg
今年9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冠病不会是世界最后一次的“大流行病”。(法新社)

特朗普感染冠病

美国是至今全球冠病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截至11月中累计确诊病例已超过1100万起,累计死亡病例将近25万,两个数据皆全球最多。

总统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既重创美国经济,也拖累自己选情,本身更是在选举前的一个月确诊,让世人震惊。

尽管如此,特朗普没有改变他的抗疫政策,相反,在“迅速”康复后更仗着“拥有免疫力”的优势,继续蔑视公共卫生准则,举行大型竞选集会拉票。

美国斯坦福大学一项研究显示,特朗普的竞选集会间接造成约3万起的新病例,700多人可能因此丧命。

投票详情

“字述一年”是《联合早报》与民众一同回顾时事要闻,反思社会现状的岁末活动。我们诚邀你一同选出年度汉字,与我们共同谱写集体回忆。

参与投选活动并且选中年度汉字的公众,将有机会赢取以下奖品:

  • 三天两夜的滨海湾金沙酒店配套(价值2008元)
  • 鹏瑞利置地集团赞助的首都新加坡(Capitol Singapore)和赞美广场(CHIJMES)购物礼券(价值1800元)
  • 华为MateBook 13笔记本电脑(价值1598元)
  • 三星Galaxy S20 FE 5G手机(价值1098元)
  • 三星Galaxy Watch 3智能手表(价值648元)
  • 华文报平板电子报配套(包括两年订阅,价值477.60元)

即使没有选中年度汉字,公众只要参与投选,也有机会获得以下奖品:

  • 哈曼卡顿(Harman Kardon)FLY TWS无线耳机(价值299元)
  • 新加坡美食展网购平台产品礼包(价值208元)
  • 米其林一星餐馆Alma by Juan Amador餐券(价值200元,共五份)
  • 新加坡海底捞餐券(价值50元,共20份)
  • 新加坡美食展网购平台电子代金券(价值30元,共五份)

投选活动将于12月7日(星期一)截止。年度汉字会在12月14日(星期一)下午3时通过网络节目揭晓。

本届“字述一年”汉字投选活动,由《联合早报》和凯德集团联合呈献。

两种投选方式

  1. 点击链接,进入“字述一年”专网投票
  2. 剪下《联合早报》报章上的投选表格,填妥后贴在信封背面,邮寄至:

《联合早报》字述一年

Lianhe Zaobao Word Of The Year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

1000 Toa Payoh North, News Centre

Singapore 318994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