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阅2020翻越:暂别云霄

字体大小:

“我们一架飞机一般能载130人左右,但那一趟航班,乘客不到五个人。”

去年加入胜安航空的空服人员陈伟昌(27岁),对今年3月底他所服务的最后一趟从日本广岛回返新加坡的航班记忆犹新。“其实早在年初,我们已经慢慢感受到冠病疫情的影响。过去,不论往返航班,飞机都是至少九成满,但1月起,从中国回新的航班就只剩约一两成的乘客。”

他说,以往每个月会飞12到15次,后来看到同事,包括自己的航班不是取消,就是待命,“我们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疫情暴发后,各国相继实行边境管控,航空业首当其冲。新加坡航空公司取消了96%航班,樟宜机场的抵境航班趟次也锐减超过九成。如今,冠病肆虐近一年,樟宜机场接待的航班恢复了约23%,但整体旅客人数还不到过去的3%。

陈伟昌指出,航班锐减,收入也受影响。虽然庆幸能保住工作,继续领取基本薪金,但钱还是一大问题。“我和女朋友要注册申购预购组屋,但担心首期付款,而且装修和买电器等都需要钱,我也得支付之前购买的保单,负担相当重。”

当时,陈伟昌的姐姐也因疫情失业,有意开创自己的居家烘焙生意,陈伟昌坐上了这趟“顺风车”,姐弟俩一同拼天下。  

他透露,两人先从网上找食谱再改良,并顺应市场要求,减少糖分。蛋糕口味也主攻较特别、有本地风味的椰丝糯米糍(Ondeh Ondeh)等。“我负责体力活,像是搓面团,倒巧克力酱,姐姐则负责细活,把糕饼弄得漂亮……烘焙生意其实不容易,要让公众认识自己的品牌已经是一大挑战。”

在亲友口耳相传下,加上一些宣传,两人创办的31choc如今一个月平均可接到二三十个订单。

除了烘焙生意,陈伟昌也从事另两份工作,增加收入。这包括在新航安排下,借调成为“安全距离大使”,及协助朋友筹备新餐馆的工作。他说:“加起来,收入会比当空服人员多,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当空少的工作。”

“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职业,好不容易入行了,我打死都不放弃,没有一份工作可以让我这样周游列国,还能吃遍天下美食。”

自今年4月,超过2700名新航、胜安航空和酷航的空服人员接受暂调其他工作岗位,包括担任关爱大使、交通大使、酒店礼宾人员及协助接触追踪工作等。

来自印度的新航空服人员迪瓦(35岁)这些年来都积极进修,也考获心理学硕士文凭。她近期也开始提供免费辅导,希望借助自己的知识,帮助有需要的人。

她说:“已经好多个月没回家了,很想念家人,家人的屠妖节礼物都还在我的行囊中,还没送出……”

点击阅读:折翼“铁鸟” 蓄势待发上云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