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纳土纳渔船纠纷的背后

社论

2016年3月26日

印度尼西亚政府3月23日罕见地公开了同中国的领海主权纠纷,安全事务统筹部长卢胡特拒绝中国提出放人的要求,表明在纳土纳非法捕鱼而遭当局逮捕的八名中国渔民将被起诉。卢胡特说,印尼将加强纳土纳海军基地的国防实力,派遣更多军队及配备更好的海警船巡逻。

中国海警船在3月19日从印尼巡逻船手中抢回被扣押的中国拖网渔船。尽管相关细节还有待披露,事件反映了南中国海形势的复杂性,以及作为东南亚最大国的印尼所面对的外交挑战。

虽然印尼并没有和中国在南中国海岛礁主权方面发生争议,北京也承认印尼在纳土纳的主权,但是中国在南中国海主权声索中所提出的“九段线”,却与纳土纳200海里专属经济区重叠。中国渔船出事的地点,相信就发生在重叠区内。北京宣称渔船所在是“中国传统渔场”,但印尼坚称渔船是在纳土纳海域内非法捕鱼,并在3月21日召见中国大使馆代办表达不满。与此同时,印尼财政部长班邦23日却表示,印中经济关系不太可能因南中国海的海事纠纷而受到影响。中国是印尼的第二大双向贸易伙伴,在未来五年有望成为印尼最大海外资金来源。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远洋捕鱼对中国将越来越重要。中产阶级的兴起,意味着对海产需求的大量增加,但沿海的经济发展及人口增长压力,对中国近海生态的破坏,则迫使中国渔民必须到更远的海域捕鱼。去年发表在学术杂志《科学报告》、由中美科学家联合调查的结果发现,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沿海的生态破坏已经达到临界点。鉴于南中国海主权争议近年来有升温之势,中国渔船在这个海域的频繁出现,必然连带产生深远的地缘政治影响。

无独有偶,马来西亚首相署部长沙希淡卡欣昨天透露,在东马砂拉越外海发现约百艘中国渔船,并由两艘中国海警船防护。他表示,马国已经派遣一架侦察机及三艘海军巡逻舰进行监视,一旦发现渔船犯境,将采取执法行动。此前,阿根廷海警船击沉了一艘中国渔船。阿国当局说,中国渔船在3月14日深夜被发现在其专属经济海域非法捕鱼,且非但拒绝听从指示,更一度在逃离时试图撞击海警船。四名船员在获救后被逮捕。

对于力图与中国建立更亲密经贸关系的印尼,纳土纳渔船纠纷显然是个棘手的挑战。作为亚细安的创始成员国,印尼一直恪守不介入亚细安其他成员国,特别是越南及菲律宾同中国在南中国海岛礁的主权争议。雅加达甚至自许能扮演调停人,为本身谋取更大的外交主动权。但是中国渔船被指日益频密出现在其专属经济海域,一方面碰触敏感的主权利益,另一方面也损害了印尼渔民的生计;后者更是雅加达当局所不能忽视的政治课题。

自上任后,印尼的佐科总统持续争取中国的投资。中国政府新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客观上也为印尼带来庞大的外资潜能。对于国内还有诸多基础设施有待翻新甚至建设,并借此确立政绩的佐科,这无疑是不能忽视的诱因。然而同样重要的外交及安全考虑,也迫使佐科政府对中国渔船的作为无法不有所反应。其外交和军事系统官员表达了强硬的立场,可是经济部门官员和总统府却尝试保留余地。北京的后续动作,将决定印尼最终的态度。

国内渔业利益自然不能同中国的区域大战略相提并论,纳土纳渔船事件可能仅是单纯的海事纠纷。据彭博社报道,一名中国高级外交官在事发几个小时内曾致电印尼官员,希望雅加达不要张扬事件,似乎透露了北京要息事宁人的意愿。可是如果中国渔船在争议水域作业,是北京要摸底印尼的外交试探动作,其意涵恐怕将引发其他亚细安国家的不安。印尼负责海洋安全事务的官员厄格罗西诺在评论渔船事件时说,中国的行动构成了全新的局面,东南亚国家需要密切注意,表达的正是这种焦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