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沙特国王访亚求变

社论

美国中东政策不明朗、逊尼派沙特阿拉伯与什叶派伊朗的竞争白热化、极端恐怖主义之火烧不尽、气候变化压抑石化能源需求,各种危机感和不明朗前景,使得中东石油大国沙特阿拉伯不能再继续坐以待毙。沙特国王萨勒曼于2月底展开了为期近一个月的亚洲五国之行,采取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的应对策略。

萨勒曼于3月18日离开中国北京,原订续程前往马尔代夫访问,但因马尔代夫爆发流感延后行程,提前结束其率领1000多人出访的亚洲之行。这是萨勒曼意在石油、经贸投资与地缘政治重新布局的行程,为沙特走出一条国家经济与安全多元化的道路。

萨勒曼此行首三站选择了中东以外最重要的穆斯林国家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文莱。萨勒曼通过投资、反恐和反极端伊斯兰,以及展现其温和与包容的一面,来加强逊尼派沙特对这三个同为逊尼派穆斯林国家的影响,既拉拢马印对其领导的反伊斯兰国盟军的支持,也牵制其宿敌什叶派伊朗扩大影响力。

沙特王室和石油公司皆涉及马国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腐败案,但萨勒曼并不避嫌访马和与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亲切互动。这显然是萨勒曼给予纳吉的背书与力挺,也显示纳吉多年来对沙特的耕耘取得成果。访马期间,沙马两国签署了总值约130亿元的贸易协议与合作计划,包括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向柔佛边佳兰炼油与石化项目注资99亿元。这是马来西亚所获得的数额最高的单一投资。有分析师认为,这项投资将对新加坡作为本区域主要的炼油中心构成激烈竞争。

萨勒曼访问雅加达,没有给印尼政府送上大手笔的投资项目,但巧妙地利用印尼作为世界上穆斯林最多国家的地位,不厌其烦地通过各种渠道,凸显其温和与反激进伊斯兰的形象。他先是在马来西亚宣布设立萨勒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作为反击极端主义思想的基地,接着在印尼国会演讲时呼吁各国团结对抗恐怖主义,对印尼激进派穆斯林不表认同,还会见印尼六大宗教的28名代表;在印尼官员接机时同被控“亵渎伊斯兰”的雅加达首长钟万学握手,选择到印度教色彩浓厚的峇厘岛度假长达八天,之后才续程前往日本访问。

沙特奉行属原教旨主义的瓦哈比派教义,一直以来对外输出极端保守主义,包括卡伊达和伊斯兰国在内的恐怖组织都源于瓦哈比教派,而萨勒曼此行突出温和形象,其对比是极其吊诡的,但也说明以温和及包容对抗极端主义的紧迫性。

萨勒曼的日本和中国之行,则凸显其为国家转型寻求支点,和为中东安全格局引进第三股平衡力量的意图。沙特为减少国家经济对石油的依赖,在2016年推出国家转型计划,预计需要资金超过1000亿元,所以萨勒曼相中资金雄厚和产能过剩的中日两国。

沙特同中日签署了大规模的石油与经贸合作协议,力求增加对亚洲两大经济体的石油出口,既确保沙特在中日石油市场继续同俄罗斯及伊朗竞争,也为美国页岩油气增产造成沙特石油需求低迷注入强心针。

萨勒曼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共同发表《日本与沙特愿景2030》的经济合作文件,由日本全力支持沙特推动经济转型。两国敲定30个官民合作项目,包括汽车厂商、金融机构进驻沙特,日企投资沙特经济特区。沙特人口年轻富裕,是日企意欲抢在中国企业之前积极开拓的消费市场。

中国和沙特则签署潜在价值910亿元的合作大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向萨勒曼承诺,中国是沙特可靠稳定的原油出口市场,并欢迎沙特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全球合作伙伴。沙特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是中国“一带一路”的重要一极,习近平在2016年初走访沙特、埃及和伊朗,在中东推行“再平衡”。萨勒曼此行是对号入座,既以“一带一路”为杠杆,撬动国家转型,也争取中国的影响力,抗衡伊朗。

萨勒曼于2015年在重重危机和不确定性中继承王位后,对内对外的政策皆更为主动。此次亚洲之行一方面加强对东南亚的影响,另一方面吸引东北亚两大势力进入中东地区,填补美国万一淡化对中东事务的参与所留下的战略真空,也向美国发出信号——沙特虽亟欲维持与美国的紧密盟友关系,但沙特有其他出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