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发展充满变数

时事透视

马来西亚的干净选举联盟成立至今已踏入第十个年头。前个周六,净选盟号召在马国首都吉隆坡举行第五次净选大集会,其口号也由当初呼吁马国举行公平公正选举,演变为要求因一个大马发展有限公司的系列令人不安事件所困扰的马国首相纳吉下台,甚至还有为沙巴与砂劳越争取更大的自治权利等诉求。

在集会前的系列造势活动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长时期栽培纳吉但近来大事反对他继续执政的马国前首相马哈迪。他录了一段呼吁马国民众踊跃参与该项集会的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

马哈迪这半年多来做了不少政治上的自我调适。继他与头号政敌安华握手言欢,轰动了马国政界后,在马国主要反对党联盟——希望联盟——的代表大会上,出席的马哈迪也扣上“释放安华”的胸章,只不过当时没引起太大注意。在净选5集会当天,马哈迪从国外赶回吉隆坡参与,在绵绵细雨中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

有些人把净选5集会的出席人数“不达标”归咎于两个原因。其一是支持执政党的团体,恐吓要在集会当天采取激烈反制手段,阻吓了一些民众参与集会。其二是当局在集会前夕展开逮捕行动,扣留了包括净选盟主席玛利亚陈等活跃分子,让一些本来要参与者临阵退却。

依我看来,除了这些因素,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传统上参与净选运动的城市居民与中产阶级,可能对该项公民运动越来越产生一股“冷漠”,没有了积极上街游行的“热忱”。

他们这股冷漠来自于过去十年来抗争的徒劳无功,以及经济不景的大环境下得为生计辛苦奔波,无暇顾及自由、民主、公平等相对抽象的理念追求。所以净选5不过三几小时,集会群众自行解散,对政坛形势没掀起太大的波澜。

但我觉得这场集会至少有两点值得庆幸。其一是没发生暴力冲突。集会者与执法方皆很有节制,没有刻意相互挑衅。响应支持执政党团体号召来反对集会的人数也极为稀少,所以也就“不成气候”了。其二是相比净选4集会被批评为参与者多为少数族裔,这一次集会没有被严重的种族主义所扭曲。当然,马国大多数有识之士坚持净选运动是不分种族背景的公民运动。

就在净选运动举行之际,马国国会也再掀波澜。在本届国会会期初日,近年来与执政的巫统过从甚密的在野伊斯兰党党魁哈迪,提出增强伊斯兰法庭权限的私人法案,因好几个朝野政党以政教分离为由的强烈反对,不被提上国会的议程。

伊斯兰法庭扩权课题本已告一段落,但日前反而是巫统主动把提案列入国会议程,大有在本届国会会期结束前辩论、表决、通过之势。尽管好几个西马的反对党以及东马的执政联盟成员党纷纷高调表示不予支持,该议案还是可能得以通过,让人捏一把冷汗。有些人认为这是当局企图借此议案让净选运动失焦。这当然有可能,但更大的原因,应该是巫统希望展示它捍卫与发展族群与宗教的“理念”,不逊于伊党,即便为求政治共赢而与伊党合作时,不会输掉道德高地。

当然,更为人关注的,是正在举行的巫统常年大会。本次大会是在党内反对派皆已被排除的大氛围下举行,所以会议不言而喻的主题,是再次确定纳吉在党内的领导地位,并基于此再次高声呼吁马来族群的大团结。大家关注的还是下一届的全国大选。这就连日期也还是个未知数,更遑论马国由此政治大洗牌的可能性了。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兼任高级研究员、马国首相纳吉前政治秘书。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