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马凯硕只是说了直白话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不久前在《海峡时报》发表一篇评论,认为我们应该从卡塔尔的经验中吸取宝贵的教训,其中之一,是地缘政治上的一条金科玉律:“小国的行为就该像小国”(small states must behave like small states)。

这句话显然意有所指。他在进一步阐述时就说得很明白。“(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举止从来就不像是个小国的领导人。他会对包括美国和俄罗斯、中国、印度在内的大国的事务畅所欲言。然而,这是因为他已赢得人们的尊重,大国都把他尊为一位世界级政治家。”

“如今,我们是处于后李光耀时代。或许已无法再有一位如李先生那样受到举世敬重的政治家。基此,我们在行为上应该有重大的调整。我们首先该做的是什么?就是得小心斟酌。在评论涉及大国的事务时尤应非常克制。”

接下来,他引述了菲律宾就南中国海争端对中国提起诉讼的国际仲裁庭判决,并认为比较聪明的做法或许是谨言慎行,尤其是当事人菲律宾本身并不想穷究这个裁决。“当我听到我们的一些官方代表说,我们在地缘政治课题上必须采取原则一贯的立场时,我心里很想提醒他们,一贯和原则是重要的,但不应该是外交的全部特质。凡事都得讲时机。当大国在激烈争吵时,就不一定是我们讲原则的最佳时机。”这番话显然触动了一些敏感神经。

马凯硕说,地缘政治上无可争议的“硬道理”,是有时原则和道义必须靠边,让位给务实的审慎。换句话说,时机很重要。坚持原则固然重要,时机和呈现方式也同样重要。时机错误,效果就可能适得其反。在中菲南中国海争端仲裁课题上,事实证明,当事国菲律宾后来的一百八十度变脸,的确让我们有点尴尬。你说他们没有原则吗?他们可能会立即反驳,这是务实。

直白话引外交论战

马凯硕的直白话让一些人觉得不中听不奇怪,但因此而引起一场外交论战,却是出人意表,也前所未有。最先发难、炮火最烈的竟是他过去在外交部的同侪,和他一样曾当过常任秘书的现任巡回大使比拉哈里。

比拉哈里认为,“小国必须表现得像小国”这样的观点,缺陷至深且有很危险的误导性。他说,如果独立后的新加坡(领导人)犹如马凯硕所倡导的,表现一如小国的领袖,那新加坡就不可能生存和繁荣。他们得到大国尊重,而新加坡得以生存繁荣,并不是由于对任何人唯唯诺诺。当然,我们不傻,知道力量的不对称,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就得奴颜婢膝或是做别人的附庸。

这番话确实义正词严。不过也让人觉得有点过火,而且是做了过度的引申,从而得出虚假非事实的结论。马凯硕的论点着眼于后李光耀时代,关键点是要提醒我们不能在后李时代在外交上依样画葫芦,延续李光耀在国际上的行事作风,并没有说得向任何大国奴颜婢膝,俯首称臣。这位在外交界翻滚数十年的老练外交官,不可能像台湾人所说的突然间“头壳坏了”,或是腰板没了,甚或语无伦次。

面对新的地缘政治局势,尤其是在中美激烈博弈的今天,在外交上,作为小国的我们言行举止必须比李光耀时代加倍谨慎小心,这其实是很中肯的话。这不等于说我们必须向任何大国示弱,在涉及我国利益的国际课题上表现得畏畏缩缩,毫无原则,或是看风转舵,像哈巴狗一样,对任何大国唯唯诺诺。我们必须承认,有李光耀和没李光耀的时代是大不相同的。我们不能在外交上一成不变。

首先,是正如马凯硕所言,李光耀是举世尊重的政治家,这是他独有的政治和外交本钱。有些事他可以做,没有同样本钱的人就没法做,不能说。那些被批评的官员没必要感到自尊受伤,反倒应该自我反省,是否本身过于夸夸其谈了。

其次,正所谓世事如棋局局新,下棋的人必须遵守既定规则,但是面对难以捉摸的对手和棋局的变化,要如何取胜,避免棋差一着全盘皆输,考验的是棋手临场的本事和机智,不在乎棋手能不能高谈棋艺,纸上谈兵。理论毕竟只是理论,实战则是实战。

搞外交如下棋

 

搞外交的政治人物,以及站在外交前线的外交官员,其实就如棋手。李光耀令人佩服的地方也许在于他不仅对国内的棋局了如指掌,常常能够预着先机,走在他的政治对手前面好几步,对整个世界这盘大棋也是洞如观火,能见人所不能见,因此成了其他国家(包括一些大国)的政治领袖惺惺相惜的对象。

可以这么比喻,他是属于专业围棋手九段以上的人物。关键在他下棋的功夫,能够运用高超的智慧和技巧,很好地应付一直在变幻莫测的棋局,敏锐地构思新的棋路,而不在于墨守成规(棋路),或高谈博弈的理论。

棋中高手最大的本事,也许在于能比对手超前几步,所以能够做到掌控全局,进退有据。以应对苏哈多时代的印度尼西亚为例,先是对两名在马印对抗时期被捕的印尼特工依法审讯定罪并处以死刑,后又到他们墓前献花。这也许不是普通外交官可以想象的招数。

前面是坚持原则,不向大国压力低头,但面对一个新的苏哈多时代,要如何打开僵局,这更加重要,因此有了后面献花的一着。一般的外交官可能会说,应该继续坚持原则到底,不能做出什么有损颜面的事。如果是这样,那可能就不会有新的新印关系出现了。到头来,坚持原则的同时,还得有政治智慧的配合。

李光耀充满政治智慧不在话下,因此在外交上左右逢源,但他最大的本钱应该是缔造了“新加坡奇迹”。一个治理井井有条,政治稳定,社会安宁,经济欣欣向荣的成功新加坡,是他在国际上可以昂首举步,在外交上能够折冲樽俎的最大后盾。他的屡次出访,不是去求取借贷或援助,而是为新加坡打开更大更多的出路。正所谓人到无求品自高,因此总能够表现得不卑不亢。这样的历史因缘,没人能够复制,更不能模仿。

总的来说,马凯硕的话虽然不中听,但也只是一个观点的敷陈,值得咀嚼玩味,当然也有讨论商榷的空间,我们没有必要,也不该过度解读或引申,如无限上纲地说这是对现任政府领导人的攻击。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马凯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