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臻:洪秀柱的挂冠与吴敦义的出山

审时度势

如果2020年大选蓝营是吴洪正副搭档,这两位词锋犀利的同年(同为1948年生)之人联手,象征着本省浅蓝和外省深蓝的结合,是可火花四溅、轰轰烈烈地大战一番。但目前看两人形同水火,组合的概率甚小。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

虽然在程序上,国民党主席的选举早在5月20日就已结束,洪秀柱6月30日请辞,吴敦义将于8月20日接任,但曲终人未散,双方仍有缠斗。比如在6月23日,吴敦义表示“感谢洪秀柱举办一场公正的党主席选举,其他参选人都相当服气”。6月28日,洪秀柱回应“吴敦义赢在组织战,多资源可分配”,并把乾坤点破,吴的目标就是2020年的总统大位,只是“他嘴巴不讲”。又如在选举中,吴洪皆曾打出蒋经国牌,现在仍在孙文学校问题上厮杀。

这场选举可说是从蒋经国打到孙文,甚是难看。笔者试着就此议题及国民党的2020年总统大选候选人,略谈个人观察。

吴敦义出山有底气

首先,就国民党本次选举而言,应该承认是蛮有技术含量的。六位参选人,目测大概有人出场是为了分洪秀柱的女性票,有人是为了分洪秀柱的军系票,皆为牵制的侧翼。洪秀柱失人和是事实,团结的统一战线工作不够,人越打越少,给人的感觉只有理念,缺乏手腕。吴敦义应该是下了大力气合纵连横,所以才毕其功于一役,第一轮就通关。

其次,在大历史的角度观察。早前吴敦义在宣布此次参选时,提及蒋经国对他的提拔时一度哽咽,被人讥讽为“吴哥哭”。5月24日,当选后的吴敦义又去桃园大溪头寮蒋经国陵寝表达追思与感恩,也可谓有始有终。应该说,蒋经国对吴确实是有栽培。

当年吴在台湾大学历史系念书时看到宿舍遭窃、校园车辆横冲直撞等现象,在台大的《大学新闻》发表过一篇著名文章《台大人的十字架》,引发广泛回响,被蒋经国接见。吴毕业后很快就被国民党提名参选台北市议员,开始了他这一生的从政路。

如果进一步剖析,吴敦义是台中南投人,是本省籍。在蒋经国时期,有个拔擢台湾本地精英的“催台青”(歌手崔苔菁的谐音)政策,吴敦义实质就是此政策的受益者,是蒋经国当年栽下的“催台青”的果实。

其三,吴敦义以总得票率52.24%,一轮就过关,领先了第二名的洪秀柱和第三名郝龙斌相当大的票数。这么高的得票率也预示着,如不出大的意外,吴基本就是国民党2020年总统大选的参选人了,其他人(包括朱立伦)应该不会出来直撄其锋。国民党传统的接班梯队原本有“马立强”(马英九、朱立伦、胡志强)之说,胡志强身体不好,朱立伦2016年已选过一次,遭遇大败,大概是没有办法很快恢复元气。

台湾总统大选的参选者都要面对严格检验,最麻烦的是经济问题,如2000年宋楚瑜的“兴票案”、2012年蔡英文的“宇昌案”以及2016年朱立伦副手王如玄的“买卖眷村改建宅”。吴本人好辩,预计2020年大选中各种口水战不会少,但相对而言,笔者估计吴敦义在个人经济上不会有什么把柄。吴曾在2012年和马英九搭档,马是出名的“不沾锅”,马选副手,一定会慎之又慎。

2012年蔡英文有头疼的“宇昌案”,也没有打出吴敦义的什么牌(2016年就打出了王如玄的案)。可以说,吴敦义在经济方面的操守是经过蓝绿双方检验的,在某种程度上,这或许是他出山的最基本底气。

另外,过去有过吴敦义爱算命的传闻,2009年他曾自爆陪儿子去香港找陈姓命理师。那吴此时出山的动机是什么?2016年为何不出山?是“天命”吗?吴需要有一个说法。

其四,日前有报道指《“习吴会”或年内登场》。台湾网媒引述国民党匿名人士透露,对于习吴会,大陆传达两项前提:一是希望吴敦义再提“九二共识”时,不再同时强调“一中各表”,用四个字代替八个字;二是要求吴敦义在就职时或之前,借适当场合明确论述两岸政策立场,化解近一段时间给外界的模糊印象;最重要的是公开说明吴敦义的态度和国民党未来两岸政策走向。这个匿名人士还特意指“吴敦义不会刻意表态以促成习吴会”。

习吴会举行时机

如果这些都是真的,知晓内情又选择在台湾网媒上爆料的“匿名党内人士”,大概是吴阵营的人在放风测试。对于习吴会,5月24日,吴敦义当选后表示,在既有国共论坛的平台上,若依循惯例,在今年适当、可能的时机里若举行,“应该也不会太远,会很自然”。这个“今年”,显露出他是急的,“自然”是不想有太“刻意”的痕迹。现在放风又成了“不会刻意表态以促成”,这其实也还是急的。

基本上,国民党如想生存发展,必须与民进党在大陆政策上有明显区别,不大可能会因为这次主席人事的更迭,就有重大的路线变化,这是根本的“大势”。如果说洪秀柱的和平政纲是进取的、往前走的变革牌,那吴敦义打的两岸牌,是继承马英九的萧规曹随,是往后看的保守牌。只是马英九当时是在台上执政,大陆给些面子,现在的吴敦义未必会有马的待遇。

笔者估计吴敦义折腾一番后,恐怕还是会找到大陆认可的两岸说词(或者去大陆时多说大陆想听的,比如“反台独”等),可能个别言词大陆会不舒服,但总体不会太出格。至于吴登陆的时间,如果蔡英文放行的话,笔者预测这次国共论坛的习吴会时间,有可能会在大陆中共十九大之后和明年台湾“七合一”选举之前。

其五,就技术面观察,国民党角逐大选时往往是一名外省籍与一名本省籍搭配。如2008年的马英九(外省)搭萧万长(本省),2012年是马英九(外省)搭吴敦义(本省),2016年是朱立伦(外省)搭王如玄(本省)。2020年国民党如果确是本省的吴敦义出战,那他的副手为外省籍的概率较大。

应该承认,吴敦义将接手的国民党危机重重,有日暮途穷之势。党产被步步紧逼,未来“古道西风瘦马”。立法院的国民党党团实际上被王金平把持,“前瞻计划”减半一战搞成了绿损八百,蓝损一千。这些皆为大家看到的现状,吴敦义决心出山来收拾,看来他也是一名理想主义者。

2020年大选吴洪组合概率甚小

在情感面,如果2020年大选蓝营是吴洪正副搭档,这两位词锋犀利的同年(同为1948年出生)之人联手,象征着本省浅蓝和外省深蓝的结合,是可火花四溅,轰轰烈烈地大战一番。但目前看两人形同水火,组合的概率甚小。

回到现实面,前面说了习吴会有个前提,就是蔡英文要放行让吴登陆。如果蔡英文不放行,那估计在2020年大选前,一定最少会有一次吴敦义的代表登陆与大陆最高层的会面,这个代表一定是在国民党内地位很高,而“他(她)”亦可能就是吴敦义选择的2020年大选副手了。

最后,在大陆有一句流传多年的话,台湾问题要“寄希望台湾人民”。随着台湾形势的演变,现在恐怕是“寄希望不了台湾人民”,或者说“寄希望不了国民党”了。

作者是南京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