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梅:不方便的问题

我们常以兴奋的心情迎接新的建设,用欢呼的语气报道开幕和启用,渐渐习惯一种自以为能排除万难的自信与骄傲,可是实际上最困难的工作不是建设,而是在欢呼与掌声之后默默地维持运作,保持高素质服务的决心与恒心。

每个人心目中应该都有一段关于地铁的记忆,越久远的越甜美。

我的美好记忆留在地铁刚通车的1987年底,当年我在乌节路参加一个小演出,因为忘了带一份重要的乐谱得赶回家去取,而距离演出只有稍稍超过一小时,还在念书的我口袋里也没什么钱可以包德士飞回家。幸好地铁已经通车,从索美塞站回到在宏茂桥的家,再赶回索美塞,大约60分钟内搞定。

直到今天,脑海里还很记得当时的畅快心情,有了地铁,我们的生活方便很多,一些同学还真的因为地铁,把学工程当成第一志愿。

历史常常喜欢和我们开玩笑,1987年11月7日我国的地铁第一天通车,我们为这项重大的基础建设感到无比的兴奋和自豪,30年后的同一天,今天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却因为地铁服务感到难过与难堪。

真的,就是2017年11月7日那天,他在国会中发表部长声明时说:“我是一名工程师,我有很多工程师朋友。我们真的觉得很羞愧。”

一直以来,工程是我最敬佩的行业,差一点也念了工程系。工程系的课业特别多,学习的范围极广,除了专门领域的知识,还需要学习管理,因为很多工程项目不只需要专业技术和硬知识,更重视人与人的合作,特别是大型基础建设工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政府把很多优秀的学生送去念工程,回顾过去50年,如果不是有一群优秀工程师,新加坡不会走到今天。

新加坡工程师学会去年庆祝金禧时,配合SG50启动新加坡50大工程项目评选活动,让公众从建国以来完成的113个各领域项目,评选出对我国经济发展、基础建设和社会发展产生最深远影响的50个重要工程,例如:裕廊岛、滨海堤坝、BIONIX战车、深隧道阴沟系统、深海半潜式钻油台、北极破冰船、地下储油库、新生水、组屋电梯翻新、多条高速公路等等。50个项目中,超过10个是交通方面的,而地铁直接相关的就有六个。

一、我国第一个地铁路线——南北线和东西线:这个路线上的42个车站在1990年7月完全建成,花费50亿新元,它是世界上最早采用节能月台屏门的地铁系统。

二、 地铁站无触式智能阅卡器设计:它在1999年设计一年后启用,用以取代原有的不锈钢闸门,一方面节约建造成本,也节省了通行时间。这个设计2014年走入历史,在使用的14年间,为地铁乘客省下超过400万小时的时间。

三、东北线无人驾驶系统:这是全世界首个无人驾驶的地铁路线,同时也是我国第一条全线在地下行驶的路线。

四、地铁市区线武吉士转换站:市区线是新加坡最长的地下铁路工程,穿过人口和建筑密集的多个地区。最困难的一段是与已有东西线的武吉士站连通,这段路地上建筑密集且多有历史,地下施工空间有限,采用了“由上至下”建筑方式以减少建筑时的风险。

五、新加坡河底下建隧道连接市区线;这项工程极为困难,一方面要确保水道的流畅、避免因建筑工程导致的淹水,还要保持河水干净。这项工程的完成让我国的地铁网络得以扩大。

六、在现有地铁线路上建隧道:市区线第三阶段把我国东部和市区衔接起来,它在经过福康宁车站后往更深的地下穿过,有一段与东北线隧道上方仅隔一米,然后继续下行绕过国家博物馆地下八米深处以及环线下方的三米深处,最后到达明古连站。在施工期间,原有的路线都继续通行,对工程造成极大的考验,工程师们都克服了,难度那么大的工程期间也没有造成其他路线严重故障。

我国的地铁在过去的30年里,有20多年是风光的,我们常常以兴奋的心情迎接新的建设,用欢呼的语气报道开幕和启用,渐渐地习惯了一种自以为能排除万难的自信与骄傲,可是实际上最困难的工作不是建设,不是开始时那份初心,而是在欢呼与掌声之后默默地维持运作,保持高素质服务的决心与恒心。

建设的阶段困难多数是显性的,克服之后最后容易从成品中看出成绩,在维护的阶段困难则是隐形的,表面上忽悠几下万丈高楼不会马上倒下,可是它一旦崩溃,重新归零,重建的难度比初建设时更高。

这不只是地铁,这两年经营网络也体会到维护之难。在一个运行中的系统上加大承受量或者增添新功能,往往有两种做法,一是在现有的产品上架床叠屋,另一是修改结构进行改建。前者效率很高,很容易看出成绩,后者则需要更多精力去协调现有运作,从内容部分进行改造,过程艰难可是能保持长久的稳定。可惜的是,现代人的焦躁,常诱使我们选择能快速完工的权宜之计。结果是当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时,问题的根源已经被掩盖了。

政府的管理也有同样的问题,国家建设之初百废待兴,做什么都是“加法”,而且可以在静态中规划和建设,完成后享受赞美和掌声。未来需要维护的项目肯定比新建设多,在一个行之有效的制度和运行顺畅的系统中进行提升和再创造,势必会带来一些不方便,把人们原本享受的便利打断一分钟都嫌太长,所以吸引人才留守并在现有体制中平衡稳固与创新,才是下来的挑战。

英文中有一个词汇inconvenient question,字面上是指不方便或者令人难堪的问题,意译是不愿面对或难以忽视的问题。公共交通的各种故障带来的不方便很容易引起民怨和众怒,但它可能只是冰山一角,下来其他基础建设因应需要而必须做的提升与翻新,一样会造成不方便和带来许多无法回避的问题。

这恰恰又是我国政治领导换班的时候,在威权退场的时代,面对和解决所有的难堪与不便,是下一个领导班子必须啃的硬骨头。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