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男女之间

寒暄馆

1月中旬的首尔,气温降至零下十五六度,体感温度更为零下二十几度。认识的“母胎单身”(指没有恋爱经验)韩国妹妹不畏严寒,穿着碎花洋装,内搭打底裤外出。

问她:“不冷吗?”她笑笑说:“因为要参加联谊。”

韩国人,无论是大学生还是职场人,一般对联谊或相亲抱持着积极与正面的态度。或许与讲求高效率的“八里八里”(韩文”快快“的音译)文化有关,韩国人相当乐意借第三方助力,提高找对象的速度与“命中率”。随着科技时代的到来,更多人选用手机应用找伴侣;而韩国在地的交友应用,粗略统计已达数百个。

韩国人是如何挑选合适的交友应用呢?

背负着社会阶级划分宿命的韩国人,尤其是精英,普遍都想找个“门当户对”的伴侣;不是精英级别的,也希望找一个优质对象,提高自己的社会形象与地位。应这一需求,韩国就出现好几个高门槛交友应用。

以“SKYpeople”应用为例,字面意思是天空之人,亦有人上人的隐喻。应用原本专为韩国三大顶尖大学(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简称SKY)的学生或校友而设;而目前学历要求已放松,让更多优秀大学出身的男性加入会员。

是的,学历要求只限于男会员。男会员除了必须符合学历要求,已踏入职场的还必须受雇于大企业、外国企业或政府部门等机构。女性则只需符合普通的大学和职场要求,以及长得好看,即可成为会员。

这个差异甚大的入会要求,折射了韩国社会依然明显存在的男尊女卑现象。

去年底韩国一民间组织发起的调查显示,九成女性认为在各个领域都遭到性别贬低、外貌评价等不公平对待。另外,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去年韩国的性别差距指数,在144个经济体中排行第118位;而其中女性在经济机会参与度的分项中,韩国更排在第121位。

女性要在韩国社会固有的性别观念下,以及竞争激烈的求职路上获得一职,障碍非常大。常见情况是:女性入社考核成绩虽优异,但获聘的却是各个条件一般般的男性。即便成功受雇,女性的薪金也与男性有别。根据韩国银行去年发布的数据,男性平均时薪为1万3800韩元(约17新元),女性则为9100韩元(约11新元),只是男性时薪的66%。

据知,不少韩国企业,包括知名大企业,都会因女性生产、育儿等导致的较长劳动空白期,而对雇佣女员工有所保留。有的企业则在聘请女性后,对她们实施更苛刻的工作要求。

韩国女性结婚生子后一般选择辞工在家,除了因为来自婆家传统观念的压力,另一因素就是职场的不公平对待。有部分女性产后复职,却遭到男同事或上司的打压,甚至排挤,只因产假时需要他人代理工作。这个家庭与职场同时带来的精神负担,任谁都吃不消。

韩国女性在求职面试时常会被问到的问题,就包括未来结婚、生产与育儿的计划,以及“生产后准备如何边上班边照顾孩子”。

问过韩国妹妹之前面试时怎么回答,她一脸正经地说:“我会尽最大努力兼顾事业与家庭,并相信未来的丈夫也会一起分担育儿的工作。”

韩国妹妹还未找到未来丈夫,不过韩国职场性别待遇差距的现象,在思想作风更西方化、更开放的年轻人加入后,或许正慢慢、慢慢地改善。

(作者目前在韩国首尔游学 yingxuankua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