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制造流会三议员未能宣誓

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解释称,流会是“痛苦的决定”;而非建制派则谴责流会是“粗暴利用议会程序”,更质疑建制派流会是要配合港府提出的司法复核,是“阉割”香港的三权分立。

针对两名本土派议员梁颂恒、游蕙祯的“支那论”,港府和建制派双管齐下“扫(港)独”,特首梁振英前天亲自挂帅打“司法战”,入禀高等法院禁止二人宣誓就职,建制派昨天则发动“流会战”,变相冻结二人议席。

“流会大戏”或持续上演

香港立法会在建制派议员集体离场下,因不足法定开会人数,主席梁君彦昨天召开会议后不足20分钟就宣布流会,令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游蕙祯,以及另一名独立本土派议员刘小丽无法宣誓,留待下周三(26日)大会重开后再处理。

不过据建制派消息人士透露,若梁、游二人坚持不就“辱华”言论道歉,这场“流会大戏”很可能持续上演,包括下周三继续制造“流会”,直到11月3日高院对港府提出的司法复核案有裁决为止。

昨日在开会前一小时,立法会外的气氛已不寻常,建制各党派包括民建联、工联会、爱护香港力量及六七动力研究社等共派出2000多人到场,手持国旗,拉起“梁颂恒游蕙祯滚出香港”横幅,众人情绪激动。

会议上午11时正式开始,首项议程是安排五名上周宣誓无效的议员重新宣誓,首先是最资深的民建联议员黄定光,然后按姓氏笔划顺序由城乡共生连线姚松炎宣誓。姚宣誓后,建制派却集体起身离场,民建联议员陈克勤紧接着要求主席点算人数。

部分泛民议员立即冲出议事厅要求建制派返回座位,双方发生激烈争辩,“长毛”梁国雄更将午餐肉掷向建制阵营中,高呼“流会将浪费很多午餐肉”,大部分建制议员选择不同他争拗,退至另一房间开记者会。

同一时间,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在议事厅内倒转部分建制议员席上的国旗和区旗,被主席梁君彦驱逐出会议厅,但他坚持留在座位上,一度被保安包围。最后,在15分钟召唤后,议会内仍不足法定人数,触发流会。

建制派召集人廖长江解释,这次行动是“痛苦的决定”,也明白“流会”浪费议会时间,但因兹事体大,有议员在庄严的宣誓仪式上发表“辱华”言论,公然违反《基本法》,因此要予以强烈谴责,别无他法。

不过,非建制派召开记者会时,谴责建制派制造流会是“粗暴利用议会程序”,阻止议员宣誓及行使议员权力。他们更质疑,“流会”是要配合港府提出的司法复核,是“阉割”香港的三权分立。

港府前晚突然入禀高等法院,申请禁止梁颂恒及游蕙祯再宣誓,但法庭决定不批准禁制令,只排期11月3日开庭审理司法复核。律政司长袁国强昨日指出,不认同港府有关行动破坏行政和立法之间的关系。

刘小丽:“杀错良民”

当被问到会否要求“人大释法”时,他说,这些问题虽然涉及《基本法》,也明白北京有权释法,但有关问题可由香港司法系统处理,因此,目前不需要“人大释法”。

港府的入禀状除了针对梁、游的宣誓语句,还特别提到梁当时手执圣经的手势代表他没有真诚宣誓。

另一方面,同样未能再宣誓的刘小丽,形容事件为“杀错良民”, 因她首次宣誓时没有“宣独”。她昨天下午已致函梁君彦,要求对方安排下次大会宣誓,以便尽快恢复议员的职权。

刘小丽宣誓时曾一字一字读出誓词,每字之间停顿约六秒,结果花近十分钟才读完誓词,被裁定“客观上令人难以明白其誓词”,以及没严肃看待誓词,因此须重新宣誓。她本来昨日准备按正常做法再宣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