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顺杰:冲不掉的卫生纸疑惑

中国早点

台面下

台湾在环境卫生管理方面的成绩向来有目共睹,自上世纪90年代末实施垃圾分类、资源回收和垃圾清运等俗称“垃圾不落地”的政策后,台湾告别曾经脏乱不堪的街景,呈现整洁面貌,民众的居家生活环境品质也大幅提升。然而,一种与这幅干净市容格格不入的民间卫生习惯至今依旧根深蒂固,令人费解。

目前,多数台湾民众的如厕习惯是将用过的卫生纸扔进马桶旁的垃圾桶,这与大多现代化社会将厕纸直接丢入马桶的使用常态截然不同。犹记得10余年前第一次来台,在公共男厕乍见马桶旁的垃圾桶还感到纳闷,心想:“男生又用不着卫生棉,垃圾桶何来之用?”趋前一探究竟,看到垃圾桶的“内景”,顿时作呕,也没心情再继续如厕。

之后,大学生涯期间两度来台交换和实习,我也不自觉地入境随俗,如厕后把卫生纸丢入垃圾桶。但我始终感到别扭,也觉得对打扫的清洁阿姨不好意思,所以总会把卫生纸连续对折好几次才弃置,免得让脏东西外漏,也算对接在我之后的使用者表示尊重。

台湾各地“卫生纸丢垃圾桶”习惯行之有年,相信主要是为避免卫生纸扔马桶可能造成污水管管路堵塞、降低马桶的冲洗能力,台湾建筑物的污水处理设施或化粪池也存在无法分解卫生纸的问题。

然而,台湾许多公厕的垃圾桶都缺少盖子,将卫生纸弃之于内则容易产生异味,并导致蝇蚊细菌滋生,既影响公共卫生,冲击公厕品质,也不符合文明社会习惯,对力拼观光的台湾毫无益助。更有专家估算,卫生纸改丢马桶可省下每年3亿元新台币(约1375万新元)的垃圾处理费。

为翻转这数十年的如厕行为,行政院环境保护署本月14日宣布“卫生纸丢马桶”政策即日上路,鼓励民众把卫生纸一律丢入马桶,至于添加湿强剂和纤维较长的面纸或纸巾则应继续归于垃圾桶内。虽然监管当局不强制住家和私人场域遵守,全台受列管的7万8000余座公厕必须配合新政推出相应措施,包括张贴“卫生纸请丢马桶”的提醒标示、厕间提供可溶解卫生纸,以及在马桶旁改设小型加盖垃圾桶等,并将这些配套措施纳入公厕的评鉴与稽查项目。

新政策出台后,舆论普遍肯定决策方向,却也不无争议,因为环保署七年前才呼吁民众勿把卫生纸投入马桶。一名前环保署职员就投书媒体指出,过去没有推动这项政策,不是因为墨守成规,而是该署曾研究,发现当时市售的卫生纸或面纸,投入马桶后难溶于水,易造成化粪池阻塞,而且卫生纸沉积物光是经污水厂处理、再掩埋或焚化,一年会增加十公吨碳排放,却只能回收200多万度电。相较于直接焚化丢垃圾桶的卫生纸,每年可回收2000万度电,后者显得更节能减碳。

根据当时研究,卫生纸与面纸虽会碎裂,但不会完全溶解于水,因此会沉积在化粪池中。尽管台湾现有污水地下道设施建设,使得污水不再进入化粪池,而是直接导入污水处理厂,似乎不会有化粪池负担的问题,但全台污水地下道设施普及率仍不高。去年,全台平均普及率为39.7%,其中普及率最高是马祖,达84.4%,其次是台北和与新北市;普及率最低的是台东,仅0.9%。

现任环保署长李应元则说,经最新研究,以每次抽取二到五张卫生纸计算,卫生纸占化粪池的重量比率介于3.4%至14.3%,在污水道转化为污泥的比率亦不大。他也保证说,如今卫生纸制造技术先进,纤维短,“遇水会分解”,要民众放心。

不过,光凭口头保证就要消除人们疑虑恐怕难以奏效,好些饱受马桶堵塞之苦的台湾朋友就不买单,仍坚持将厕纸投入垃圾桶,直接反映出市井小民对居住地的基础建设质量的不信任,也带出监管单位长期对改善基建的忽视与怠惰。与其加强宣导,要真正落实“卫生纸丢马桶”政策的更迫切关键,应该是全面提升全台污水处理设备,让原本不堪卫生纸一击的马桶和管路变得更加“强壮”。

说到底,流畅的政策落实需要完备的配套措施,例如,近期闹得满城风雨的“一例一休”,出发点虽然是提高劳工权益、增加劳工收入,但自去年12月上路后因严重缺乏配套措施,不仅令百业成本上涨,劳工也大吐苦水,对整体社会的消费环境造成巨大冲击。

可见,政策即使立意良善,若规划不周,也有可能像几张薄薄的卫生纸堵住污水管路,最后搞得决策者满身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