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陆客改招同志 彩虹经济成台湾观光亮点?

台湾观光局早在2012年就注意到彩虹经济的潜力,遂邀请欧美地区以同志为主要客源或受众群的旅游业者和媒体,前去台湾考察,至今来访的业者和媒体已逾百家。

同性婚姻释宪案结果出炉后,台湾的国际能见度瞬间大涨,俨然成为行销宝岛观光的另类亮点。早在几年前就锁定“彩虹经济”的台湾观光局,下来将继续低调吸引更多消费力高的同志游客来台,而且官方的谨慎低调,也显见同婚议题在台湾依然具有敏感性。

台湾司法院大法官会议今年5月针对同婚作出释宪,指现行法律未允许相同性别的两人结婚,违反宪法部分条文,释宪结果备受国际关注。大法官当时也裁定,立法机关应在两年内完成相关法律的修正或制定,若台湾完成相关法律作业,可望成为亚洲首个同婚合法化的地区,这不但具有坐标意义,更可能为台湾带来庞大的“彩虹经济”商机。

根据英国投资管理公司LGBT资本统计,全球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英文缩写为LGBT)的旅游市场年成长高达10%,消费力一年上看5.4兆美元(约7.5兆新元),其中亚洲就占近四成,是颇可观的观光客源。

隶属交通部的观光局国际组科长郑智鸿接受《联合早报》访问,解释彩虹旅游市场的潜力时说:“一般来说,同志的经济状况比较好,没有太多经济压力;他们在选择旅游目的地的时候,也比较偏好价位高一点的产品。对我们来讲,如果台湾对这群人是很友善的环境,而这群人也是我们所谓偏高端的族群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做?”

在业者牵线下,观光局其实早从2012年就注意到彩虹经济的潜力,遂邀请欧美地区以同志为主要客源或受众群的旅游业者和媒体,前来台湾“踩线”(意即考察),游览台北101、故宫博物院等一般传统景点,并品尝鼎泰丰等台湾美食。至今来访的业者和媒体已逾百家。

郑智鸿说:“推广同志旅游并不是把同志当成一个非常特别的族群,或是他们的行程会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东西,其实不是。对我们来讲,他们只是一个客源市场,那就如同不同客源市场都有自己的旅游习性,自成一格。 ”

然而,在台湾社会因婚姻平权议题而分化之际,为发展旅游业的这个做法也惹来非议。去年底,观光局邀请数家同志友善的业者和媒体来台“踩线”,因把机票的招标书公布在网络上,引起反同群体的强烈反弹,纷纷致函投诉,更嘲讽观光局“陆客招不到,就去招同志”。

民进党籍总统蔡英文去年5月上台后,两岸关系冻结,中国大陆大幅限缩来台陆客人数。观光局数据显示,去年6月至今年5月,陆客达274万8957人次,比前年同期少了36%。但同个时候,蔡英文政府力推新南向政策,东南亚及南亚国家来台旅客人次激增,或多或少填补陆客缺口。

世新大学观光学系副教授陈家瑜受访说:“事实上,台湾对同志或同婚的认同这件事情,社会还是在拉扯的,所以观光局的行销不能太浮上台面。”

台湾民意基金会上月底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49.6%的民众不接受同婚释宪决议,比接受者多出6.7个百分点。

即便如此,看好同志市场的陈家瑜认为,同婚释宪后的台湾将慢慢形成亚洲彩虹旅游的“领导品牌”。她举例,先前有不少大陆同志网友就指出,期待两年后组团来台登记结婚,可见同志的结婚和蜜月市场商机处处,即使官方不便推广,“商人只要嗅到商机,就会进去了”。

陈家瑜说:“同婚释宪其实对台湾整个同志旅游的市场打开了大门,以后观光局要行销可以什么都不讲,就讲‘我们是亚洲第一个有同婚保障的国家’就够了。”

同婚合法化 不会当宣传标语

不过,观光局的郑智鸿强调,当局不会拿同婚合法化当宣传标语使用,因为“我们的推广重点还是在于关注台湾是个友善的旅游环境、是个可以让人轻松安心旅游的地方”。他也说,观光局下来会继续透过邀请业者和媒体的方式,达到宣传效果。

台北市旅行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吴志健受访时也认为,观光业本来“就是欢迎所有的人”,不应做特别区分。他说:“业者就是抱着尊重多元的心态,欢迎各族群来台观光,满足各种客源的需求。”

但台湾伴侣盟权益推动联盟理事长许秀雯指出,以台北每年吸引数万人的10月同志大游行为例,大批外国游客都会组团来台参与,可见为同志族群量身打造专属行程的必要。

她建议,官方可将二二八和平公园、红楼广场等同运标志地点纳入观光行程,业者则可加入民间认证计划,为同志游客提供友善环境。例如,伴侣盟去年推出“平权小铺”认证,全台参与的餐饮业者、零售商和旅社等近80家。

然而,去年获得认证的台南“儿子露营”民宿创办人许乃中(32岁)受访时指出,认证并未吸引更多同志顾客,原因是台北以外的业者一向很难争取同志客源。他说:“我们希望官方可以跟地方业者更好地合作,开发彩虹市场的潜力。”

对反同民众陈欣儒(34岁)来说,台湾是个友善的地方,对各地旅人来者不拒,但她坚持官方不应把台湾塑造成同志圣地,以免“影响台湾的整体形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彩虹经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