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欣洵:走廊有棵石榴树

这样的雷电交加正好,他说

那我们就可以固执的

名正言顺的在这里

留恋

反正,反正都死了

这样的雷电交加最好,她说

你听,红座的阿伯又咳嗽了

就只有他,灯光昏暗的他家

竟还看见炊烟袅袅 在雷雨间

就只有他,还呢喃着生是这里的

人 死是这里的鬼

走,我们去给天公上注香,他说

电梯患上老年躁郁症

我们在幽闭的空间上下

我们在幽闭的空间窒息

我们在幽闭的空间弥留

我们穿梭于楼层之间楼层之间

我们收集过去

于每层楼的电梯口

走,我们去吃香烛,她说

末期的楼房投胎成公路

我们投胎成异乡人

在这雷电交加的岁末

走廊的尽头有棵孤零零的石榴树

在招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