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重观《心魔》

最近惠英红主演了一部电影《幸运是我》,看过的朋友告诉我——太赞了!它让人联想到许鞍华导演的《桃姐》和《天水围的日与夜》。若让我选五部最佳港片,我会勾这两部。不知何时能在大银幕上看到《幸运是我》。

六七年前,我迷上了马来西亚天才导演雅丝敏·阿莫的电影。有人对我说,你别老是雅丝敏,不妨也看看何宇恒的电影,于是找来他的《心魔》看。比起雅丝敏,何宇恒到底差了几分,但女主角惠英红撑起了这部电影,从此记住“惠英红”三个字。后来才知她凭这部《心魔》得了不少奖。惠英红早年被大导演张彻发掘,以“打星”闻名。她1981年主演《长辈》获得首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演员,沉寂多年后,《心魔》是她东山再起之作,并且摇身一变成了演技派女星。《幸运是我》应该是她三度绽放。她这一生起起伏伏,不容易。

周末把《心魔》碟片翻出,重观一遍。惠英红饰演的母亲开一间小杂货店,丈夫跟她的亲妹妹跑了;儿子单纯鲁莽,游手好闲,偶尔在店里帮忙母亲,对母亲很是依顺。他和16岁的女学生恋爱、偷尝禁果,东窗事发后被女方家长威胁敲诈。母亲为了儿子四处筹钱给女孩家长,对方得了钱还不饶人。最终男孩“着魔一般”杀了女孩,酿成悲剧。这样的故事发生在马来西亚令我惊讶,我觉得它更像一部台湾或香港电影,我心目中的马来西亚还是纯朴的、规矩的、温情的,看来我“低估”了人性恶魔的覆盖面,这个故事是可以发生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心魔》其实就是一个少年杀人事件,但它只是一个文艺片,格局“小”了些,远不如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大”。

《心魔》刻画人物最深刻处即是母子关系,父亲的缺失,很容易造成母亲对儿子的过度宠爱和儿子对母亲的过度依赖。母亲帮儿子理发、掏耳朵这些细节可看出两人的亲密。儿子杀人后,失去理智和母亲撕打一场看似莫名其妙,实为内心情感的外化表达,非常必要。惠英红倒地后,儿子逃离家门,她坚持爬起来继续折叠衣服,看得我心痛不已。这个女人有颓废美和沧桑感,背部都是戏,她的形象和上官云珠很不同,但韵味一样。

电影后三分之一处,三男两女在热带丛林里没有预谋的“突发性”杀人事件,使得电影气氛急转直下。是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魔鬼,而热带丛林这个“背景”,让人意乱情迷,并调发出人的原始冲动——爱或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