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童:萧邦

萧邦,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正如向旅客介绍钞票上第一任总统一样,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生活上一厢情愿的例子太多,不胜枚举。

假如在卡拉OK唱《恨不相逢未嫁时》,立刻暴露自己的出生年份,所以听萧邦的古典音乐也只能窝在四周布满蜘蛛网的地窖欣赏,在《剧院魅影》的环境下,隐隐约约的实际年龄才不会吓死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