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益华:办公室条规

服务的部门不久前乔迁到公司的新大厦办公。新大厦离地铁站很近,附近还有小贩中心。由地铁站出口沿着一条有盖长廊,步行约5分钟就可抵达办公大厦,下大雨不打伞也不会被淋湿。与过去那偏离地铁站颇远,每天上下班得等公司巴士接送的旧办公地点比较起来,如今可说是大大地方便。那些还留在旧办公地点的别部门同事,对我是又羡又妒的,纷纷表示希望有机会也调换来新大厦办公。

新办公室约有四个羽球场般大,由三个部门共用,总共有40多名员工。所有座位都是开放式设计,每排长长的桌子有三个座位。座位之间完全没有隔板,宛如课堂的桌子一样。只要稍探个头,前后左右一览无遗,人人都暴露在空间里。这样的设计,给人以互相监视和被监视的感觉,完全没有一丁点的私人隐私空间可言。偶尔想做点私事,电话私聊,私人上网,直觉上四周好像竖起几十只耳朵,几十双眼睛监视着。这与过去旧办公室的三面有隔板的隐闭式空间,简直是天壤之別。

新办公室也不提供字纸篓,任何废纸,都得拿到茶水房的垃圾桶丢弃。这就和新设计的政府组屋屋里都不设垃圾槽一样。这一来既可省却聘用办公室清洁员工,也鼓励大家保持座位干净。

如果说开放式设计可促进同事间交流,不提供字纸篓有利环保,那另一些人为订下的条规就教人感觉有些不近人情了。例如不准在办公桌喝有颜色的饮料,像咖啡茶之类是绝对被禁止的。大家只能喝白开水,因为顾忌带颜色的饮料会不小心弄污了黑色地毯(黑上加黑?)。还有不准在座位上吃东西,所有食物只能在不设桌椅的茶水房(pantry)里站着进食。(据说站着进食会提高消化能力,嘿嘿嘿)。

午餐时间,也不准在座位上打盹。大人物说否则会显得十分不雅,有损办公室形象。不是说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吗?看来没得休息,这路也不可能走远了。尤其像我这种上了年纪的,午饭后不能小憩片刻,实在是一种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

新办公地点,大环境是不错,可人为订下太多的条规,把人束缚得像被绑住了手脚,一时间还真难适应。

有句话说:我们不能改变环境,却能改变自己。我多希望能改变自己去适应新环境。但万一真的改变不了,是否该考虑走人呢?呵呵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