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诗专:致齐柏林

我是在日本大阪旅行时,在面簿上刷到你坠机失事的消息。手指在那一瞬间止住了上滑的画面,目光定在“花莲开拍看见台湾续集导演齐柏林坠机身亡”那19字的新闻标题和你站在《看见台湾II》看板前的照片。

那个瞬间感觉很不真实。因为两天前才收到《看见台湾II》开拍的消息。在三年多前第一次看《看见台湾》时,心里就在想你的下一部片子如果还走空中摄影的方向,你会拍什么?怎么拍?《看见台湾II》的宣传片上网后,我终于等到答案。只是不到48小时,你的这部续集永远不可能完成了。

还记得2013年《看见台湾》在台湾院线上映时,好评如潮,加上票房达到新台币2.2亿(约新币1000万),成为台湾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纪录片。你所关注的问题也因此引起社会的反响和多方讨论。《看见台湾》的好口碑我们在新加坡听到了,因此2014年邀请你携片参加第二届新加坡华语电影节。作为策展人的我也因此和你有了数面之缘。

《看见台湾》是部让人从高空俯瞰大地的电影。片中虽然有吴念真的旁白,也有何国杰的配乐,可是让所有人为之惊艳的始终是影像。你一而再,再而三冒着生命危险,在高空中“整个人有一半悬在直升机外”所拍摄下来的影像。这部以400小时的飞行时间,记录了300小时的影像,最终剪接成一个半小时的电影,让大家看到台湾的壮丽山河,却也看到大地被人类侵蚀所造成的丑陋和危机。

你说你没有学过电影,因此在制作的过程中频频向电影界前辈请教,所以这部电影是被你“问出来的”。这无疑也是你和一般电影导演最不一样的地方。绝大多数的电影导演所钟情的是电影这个创作形式,要透过电影来创作出不同内容的作品来。可是对你而言,电影只是个唤起台湾社会去爱护自己生长环境的重要手段。

在电影节的座谈会上,你说你不善与人沟通。早年当婚纱摄影的助理,由于不习惯引导新人拍照而离开。转而从事商业摄影去拍房地产、产品,最终走上了空中摄影的路。因为这些只要自己单方面去观察就可以了,不需要和人沟通,不需要经过同意,就可以直接去拍摄。

正因为从事空中摄影,让你看到因为土地开发,人类对环境所造成的伤害。多年来你透过摄影展、摄影专辑和演讲等方式,试图要大家正视这个问题。可是反应都不理想。最终你决定“拍摄动态影片”来进一步的推广。为此你放弃了公务员的身份和可观的退休金。有人劝你“退休了以后再做这件事情”。但你要趁还有体力自己掌镜的时候完成这件事。因为你的使命感和坚持才会有日后令人震撼的《看见台湾》。

今天《看见台湾》不再只是要大家正视环境问题的电影了。它也时刻提醒我们,台湾的天空中曾经有个人,以他“飞得高,看得远”的方式,呼唤大家别再侵蚀那一片他热爱的大地,最终为此奉献了他的生命。

台湾的天空中曾经有个人,以他“飞得高,看得远”的方式,呼唤大家别再侵蚀那一片他热爱的大地,最终为此奉献了他的生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