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达胜:数字的钝根运

逢年尾岁初,数字过敏症就发:岁龄年数,花红月数,休假天数……借读诗词解忧,发觉李白诗中也有一二三。其《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对影成三人。杯酒邀明月,一加二成三。其《凤凰台》: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二三之间多个半字,添了趣。算一算,李白输给了宋人辛弃疾,瞧辛氏的《西江月》: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词人夜行听蛙叫,游戏星和雨数字,在天外在山前。李后主填《虞美人》问答人生:往事知多少?能有几多愁?他数了数: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数字烦郁如东流水,剪不断,理还乱。

是的,数字人生——古诗词由它点缀生趣,你我庶民用它确认自己的存在感:8D的手机号、7D的NRIC、4D的医院门诊排号,那寄托情感或欲念的4D万字票……联想起35年前初入销售行业所经手的商品:打印时间数字的小机器——日本天野公司(AMANO)制造的打卡钟和停车场管理设备,它们是处理上下班出勤和车辆进出计时收费的机器。

如今怀念的,不是功能踏实的硬件,是1931年天野建厂以来的经营信念——钝、根、运三字“社训”。它潜移默化的角色有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我和天野交往5年,一阵好奇好问,曾尝试解开如此精选汉字中的深沉:钝拙与锋芒相对,根实可摆脱轻浮,去妄存真,以钝和根来把握企业运数的悠远……事后见证,这般社训所凝聚的生产力,是成就天野日后宏图大展的正能量。

1983年一次从大阪搭新干线去横滨,依约赴天野开会。不料车行途中,遇严冬暴风雪天候,轨道积雪造成快车严重误点,抵达新横滨站已是三更半夜,车站外冰冻的道路上已无车辆踪迹。彷徨无助时刻,见到天野业务经理已徘徊在出口处……后因去酒店的道路已遭封闭,当晚就接待我在公司的小厅房内打地铺,一夜好眠。事后得知,那晚夜宿的榻榻米和室,竟是天野逢节期举办“茶会”行茶道的禅室。果然,是夜窗外风雪交加,屋内宁静茶禅一味,行住坐卧,似在道场。

南宋是中国禅宗发展的鼎盛时代,同时顺势传播至日本,后借镰仓时期幕府武士阶层尚禅风气,逐渐融和并影响了书画、餐饮、建筑园林和社会礼法家规等演化……禅学推崇“不立文字”的顿悟境界,天野那近乎无字的钝根运三字社训,其来有自。当然,钝根运三字所隐翳的禅机,颇教人深省——今天,数字人生中的种种功利和算计,纠缠你我不清;若在患得患失时刻,静心悟得宋人书画里“常计白以当黑”的从容和自在,也是超脱。

80余年来,天野公司坚守钝根运,同仁净心尽性,薪尽火传,企运昌隆。其实,人生数字之余,时空并行中间,天野领导似乎参悟到了无常世缘里的非常禅谛。

难能可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