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庾信文章 老更成

最近一直读庾信,庾信词赋,四六骈偶,不容易读,好比读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可一旦读进去,就其乐无穷。

读庾信,是因为废名。废名是周作人弟子,四九年之后少被提及,除了自己的低调,想必也与周氏牵连有关。废名是现代文学的一颗遗珠,他的散文和小说高妙脱俗,禅机暗伏,沈从文和汪曾祺都佩服他。废名的文学见解也多有独创,发前人之所未发。他大学主修英文,迷上莎士比亚和契诃夫(通过英译本)之后又回过来发现中国古典文学的好。他痴迷六朝文学,最推崇的作家是庾信。他对庾信的文字尤其敏感,称赞他的句子“龟言此地之寒,鹤讶今年之雪”、“霜随柳白,月逐坟圆”、“树入床头,花来镜里,草绿衫同,花红面似”。废名夸庾信“乱写”,最后四句,两个花字,但恰到好处。因为乱写,所以不可学。在诗赋中居然可以随意“乱写”,这是大自在,最是天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