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第二只翅膀

在多年以前,政府提出鼓励年青人往外闯,出去看看世界,像长了第二只翅膀一样,飞得更高去得更远。当年高考物理和数学成绩虽然不算优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竟然也考上国大的工程系。学位的位子在服了兵役之后依然留了给我,可惜经过两年半的军训和不上课的日子,思考的方法和对人生的规划有着巨大的改变,当然也包括当年高考高压挤进脑袋的数学理论在入伍后失压而流逝。到头来前程到底根据《战国策》里的“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还是《史记》的“义无反顾”非常无明,最后既然如此无明,不如就如此这般。毅然放弃了当时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国大,拿着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飞往遥远的国度。

毕了业,第一只翅膀又把我从千里之外带回来。回来后不久,大家都仿佛见到我的第二只翅膀,职场上的机会突然变多了,无论是门口或窗口都像血盆大口似的打开,明知我翅膀还没长硬照样让我列席在高级人员企业上市的会议上和身经百战的投资银行家交手,情景就像陈与义的《临江仙》“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我当时初生之犊义无反顾的拥抱四面八方涌来的机会,事情的发展实在太疯狂。

第二只翅膀长硬时,翅膀的色彩像孔雀开屏吸引到跨国企业的青睐,入职后如鱼得水,除了微不足道的颠簸,一路上如秦观的《点绛唇·桃源》描绘的“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在来回的路上盘旋从不停留,从韦应物《登宝意寺上方旧游》 “ 诸僧近住不相识,坐听微钟记往年”可大约领略一二。

人生的经历可能不是这一生做错了什么,而是做对了什么。如果倚天剑是当年认真对待学习第二语文,中文为我开了不少门,认识了毕生难忘的人之外 ,选择了聆听当年前人有远见的智慧劝告,造就了第二只翅膀就是另一把屠龙刀。虽然到最后倚天剑屠龙刀都抵不过一把时间杀猪刀。

走在王维《终南别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水穷处,无论到底有多少只翅膀,在过冬的路上,在归途上记不起那走过飞过的遥远路无关紧要,只望在迷糊和清醒之间,残留在记忆里是否曾有一双手握着另一双手,是否曾有一颗心随着另一颗心,是否曾有那一瞬间电光火石的悸动。 (传自香港)

笔心:人生的经历可能不是这一生做错了什么,而是做对了什么。——蔚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