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高级学位教师 比率10年增近两倍

根据教育部常年报告的数据,我国去年聘用的3万3105名教师中,有4751人持有硕士或博士学位,占整个团队约14%。其中131名教师是博士,绝大多数在中学、初级学院或高中任教。持有大学学士学位的教师达2万3791人,占团队约72%,高于10年前的65%。

本地拥有高学历的教师比率过去10年来有所提高。持有硕士和博士高级学位的教师比率从2005年约5%增近两倍至去年的14%。

根据教育部常年报告的数据,我国去年聘用的3万3105名教师中,有4751人持有硕士或博士学位,占整个团队约14%。其中131名教师是博士,绝大多数在中学、初级学院或高中任教。

持有大学学士学位的教师达2万3791人,占团队约72%,高于10年前的65%。

2005年,本地的教师团队比现在小,共有2万6382人,当中36人是博士,1346人是硕士, 这些高学历教师占总团队的5%。

资深教师比率减少

然而,有超过20年经验的资深教师比率则减少,去年占整个团队的约14%,比2005年约20%少六个百分点。

去年的教学团队中有约54%的教学经验不超过九年。有10年至19年教学经验的教师占32%,这比2005年约16%多一倍。

这个趋势也反映在近年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调查。根据最近一次经合组织于2013年公布的教与学国际调查(TALIS),本地中学教师的学历平均比其他国家高,年资却平均比其他国家少。

本地教师平均有93%拥有大学学历,经合组织成员国的比率则是91%。而年资方面,本地教师平均有10年教学经验,经合组织国家教师则平均有16年经验。

新加坡2013年第一次参加这项调查,反馈者是来自159所中学的3109名中学教师,他们是被抽样选出来参与调查的。

新加坡国立教育学院副教授陈英泰博士指出:“政府在1990年代加大教师招聘工作的规模,提高有大学学历的教师人数。国立教育学院当时推出教育学士学位课程,为大学毕业生开办的教育专业文凭课程(Postgraduate Diploma in Education Programme, 简称PGDE)也针对受训小学教师,这使得有至少大学学历的小学教师比率也有所提高。

“此外,也有更多大专学府开办更多进修课程,教育部也积极为教师提供专业发展机会。”

去年的小学教师中约75%有至少大学学历,比率明显高于10年前的47%。

教育部的征聘活动在2009年达到顶峰,那年聘请约3000名教师,在2013年放缓至1400人,去年减到约800人。

教师团队流失率 过去五年维持在每年3%

  教师团队的流失率过去五年则维持在每年3%,按目前约3万3000名教师团队来看,五年来就流失约5000名教师,当中包括退休教师。

资历长的教师离开教育界或转向领导阶层职位发展,相信也反映在资深教师流失的情况。

陈英泰博士认为,教学团队更年轻,非常资深的教师比率减少是自然现象。不同年龄层与资历的教师可为团队带来不同的优势,像年轻教师较善于科技教学方面。而要留住年轻教师,良好的职业发展机会和亲家庭措施是重要的。

本地的教学团队中约66%在30岁至49岁之间。教育部指出,它一向致力于支持教师提升专业知识,增进学生学习素质。教师之间也有相互交流学习的平台。

当局提供的职业发展机会也包括奖学金、进修假等来照顾教师的培训需求。

英华初院美术教师黄淑云(42岁)边工作边进修,修读国立教育学院的美术硕士课程。她说:“我想发掘更多可激发学生兴趣的教学方式,进修扩大我的知识面,对我的工作很实用。”

执教鞭37年 汤秀妹不断进修取得博士学位

汤秀妹(58岁)从事教育工作37年,上世纪70年代拿起教鞭,先后在中小学教数学。

她在教学期间进修部分时间课程,提升自己在数学教育的专业能力,从硕士一路进修到博士学位课程,去年考获哲学(数学教育)博士学位。

汤秀妹高中毕业后曾在会计公司工作两年,因看到教育部招聘广告而决定加入教学团队。1980年代因政府需要更多小学教师,她从中学转到小学教学,一教就教了20多年。

这名资深数学教师在2010年担任特级教师后,从教学转而指导教师,促进教师的专业交流,以另一种方式为教学贡献。她今年升任首席特级教师(Principal Master Teacher)。

学海无涯,教育工作者更是体现终身学习的最佳楷模。汤秀妹在2004年进修澳大利亚科廷科技大学部分时间硕士课程(数学教育)。由于课程主要在网上学习,她边工作边进修。

她受访时说:“进修的动力是我想成为更有效的数学教师,因此不把进修当成是额外责任。我能把所学到的教学技巧直接应用在课堂,进修其实和工作是相辅相成的,没有感觉是负担。进修不是为了追求学位,得享受这个学习过程,觉得对个人的专业有帮助。”

凭着这股动力,她升任特级教师后,又去进修博士课程,希望能更有效地发展学校的专业学习群体,促进教师间的学习和交流。

本地有超过50名特级教师。汤秀妹指出,今时的教育方式已不同于早期的死记硬背,重视批判思维,科技发展也在改变教育模式。

“身为教育工作者,我们要在专业领域求进成长,才能找到工作的意义,让学生获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