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表演者的 别样风景

林舒婧觉得学习英文很重要,尤其是在夜店演唱,必须掌握一些英语歌曲,表现才能更多面。(龙国雄摄)
来自厦门的林舒婧很享受新加坡的表演舞台。(龙国雄摄)
黄红(左一)参加本地举行的亚洲全球肚皮舞大赛,荣获铜牌。(受访者提供)

来自中国深圳的黄红所表演的肚皮舞,突破传统,融合芭蕾和民族舞,在舞台上更有观赏价值;

虽为夜店首席阿姐,来自中国厦门的林舒婧仍在努力学习英文,希望能在舞台上绽放不一样的光芒。

站上舞台,展现自己内心最强大的一面,通过音乐歌唱与舞蹈,表演者找到知音。

来自中国深圳的黄红和厦门的林舒婧,通过肚皮舞和演唱,在新加坡站稳脚步,前者希望把一般人眼中“档次”较低的舞种另创新风,进一步推广;后者期待能圆自小的明星梦。

肚皮舞的格局是大的,人眼却把它看小了。

黄红大胆尝试新式肚皮舞

来自中国深圳的黄红(47岁),没有因为肚皮舞与本身从小所学现代舞和民族舞舞种不同而轻看它。她说:“有人觉得我为何要学肚皮舞,这跟我学的传统舞蹈好像格格不入,甚至差人一截,认为格局比较低,何必降格学习。”

这个来新近20年,毕业自北京广播学院的舞蹈爱好者,年轻时是学校舞蹈团的学生队长,一直保持对舞蹈的热度,至今不退。过去两年精心钻研肚皮舞,希望把它发扬光大。记者从她的分享中看到她的诚意、投注的精力,以及做出的些许成绩。

黄红曾在深圳电视台工作多年,担任新闻、财经、少儿、娱乐等节目主持人。她的先生是新加坡人,目前她已是新加坡公民,育有三个女儿。

她曾在本地电视台从事演艺教学工作,六年前创立自己的演艺坊,教授华文演艺与戏剧课程。暂时搁置多年的舞蹈,一直到她的中东舞蹈情怀萌芽茁壮时才重新开始,朋友介绍她到淡滨尼民众俱乐部练习肚皮舞,从此爱上它。她勇于尝试新式肚皮舞,结合民族舞与现代舞元素,另类舞风,倒也精彩纷呈。

她说,学肚皮舞,为增加运动量,保持身材健美,也为提升音乐与形体上的优美感,强化美的追求。虽然她具有舞蹈底子,学习肚皮舞仍须下功夫。她说:“相较于民族舞,我觉得肚皮舞的难度更大一些,可能因为只要求舞动胸部、腰部、肚腹,跟民族舞注重整体动作不太一样,开始时不容易掌握,必须反复练习。”

两年来,掌握肚皮舞技巧后,黄红经常有机会参加企业商演,也在艺术节和民众俱乐部演出。现在,黄红每周都到白桥民众俱乐部练舞,也教舞。她认为,这一两年,肚皮舞在本地发展迅速。她说:“2010年,我原本要学习肚皮舞,但是在新加坡教授这类舞蹈的学校不多,这几年,一些专业肚皮舞者纷纷开设学校,让更多有兴趣的人学习,这是好现象。”她在民众俱乐部教导的学生来自印度、日本、中国、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

上个月,黄红代表新加坡参加土耳其国际东方舞艺术节,是唯一东南亚区代表。一个来自比利时的肚皮舞大师看过她的表演视频,举荐她参加演出。她自豪地说,跟20多个国家及地区数十位代表一起参与演出,互相切磋舞艺,亚洲只有中国大陆、日本、韩国和香港代表出席,她最终获颁国际舞蹈东方舞表演证书,付出得到肯定。

期待肚皮舞在本地蓬勃绽放

黄红说,土耳其盛行肚皮舞,也是发源地之一。肚皮舞已发展到一个高度,融合芭蕾、中国舞、西方舞和中东舞,并非纯粹的传统肚皮舞。“我的肚皮舞也融合芭蕾和民族舞,突破传统,在台上更有观赏价值。这次中国代表用钢琴曲来表现肚皮舞,感觉非常棒,大家都想把这个舞种推向更高的层次。”

如何在本地把肚皮舞发扬光大?

亚洲人思维中,肚皮舞不像芭蕾舞、国标舞或中国民族舞般广为接受,虽然如此,黄红认为这是非常优美的舞种,可以鼓励孩子从小学起。“我想开课,让本地孩子,包括外来的孩子接触肚皮舞。台湾在这方面做得很成功,儿童学习舞蹈风气很盛。现在到民众俱乐部学习舞蹈的以aunties为主,偶尔有一些20多岁的年轻人,小孩少之又少。如果要发展肚皮舞,需要结合各方面的资源,以及更大更全面的推动力。”

黄红指出,南洋艺术学院没有设立肚皮舞系,但是在外国这可以是一门舞蹈专科。每个舞种各有特色,肚皮舞属于雅俗共赏的舞蹈,她从国内外的表演中,感受到人们对这类舞蹈的认知越来越深。肚皮舞属于中东舞蹈的经典,艺术无好坏,只有美的享受,百花齐放,各有千秋,她期待肚皮舞在本地蓬勃绽放的一天。

林舒婧为梦想努力不懈

林舒婧(28岁)来新求学时期,偶尔跟朋友到当时著名的圣占姆士发电厂蜻蜓娱乐夜店(St James Power Station Dragonfly)看表演,深爱演唱的她毕业后,应聘蜻蜓被录取为歌手,正式踏上新加坡的表演舞台。

那是七年前的事。来自中国厦门的林舒婧在本地著名娱乐夜店上海娃娃(Shanghai Dolly)受访时说:“当时是来新读私人音乐学院,主修流行音乐。我从小在国内看新加坡电视连续剧,对李铭顺和范文芳相当熟悉,很向往能到外边闯一闯,有机会来新加坡读书,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也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我们住在音乐学院宿舍里,四个人挤一间房,也很开心,从小已经适应这样的生活方式。”林舒婧初中毕业后,即离开厦门,到福州读书至大学毕业,主修声乐与古筝。

由于自己喜欢演唱流行曲,中国较好的四川音乐学院必须通过高考录取,她自知门槛太高,加上当时年龄已不符合入学标准,所以决定到新加坡寻找机会。当时选择到蜻蜓,蜻蜓关闭后转到上海娃娃,因为她觉得这是本地拥有最高演唱水平的夜店,是一个很理想的表演平台。

她说:“前后做了五年,这里的顾客素质很高,都是专心来听歌,没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老板也好,给予我自由表演的机会,可以尽情享受演出。”

在娱乐夜店工作,同事来自中国大陆、香港、马来西亚、俄罗斯和新加坡等地。相较于中国年轻人,林舒婧觉得本地人较独立,尤其是毕业后工作,一些人喜欢自己搬出来住,不依赖父母,经济独立,这在中国较少见。

平时消闲,林舒婧喜欢逛街看电影,最常去乌节路和哈芝巷(Haji Lane),喜欢购买个性小店的服饰。

每月赚钱够花吗?她说自己消费有节制,定期寄钱给家人。她每年平均回国探望家人一次,这些年父母来新探望她三回,给予她自由发展空间。

希望能发个人单曲

她认为新加坡跟厦门的城市建设类似,她喜欢这里的居住环境,饮食也习惯。她说:“我一来这里就吃遍了本地美食,喜欢海南鸡饭、叻沙,还有螃蟹等等。”虽然新加坡房子租金贵,难免有生活压力,但是她不排除在这里落地生根的可能性。

这两年,林舒婧愈发觉得学习英文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夜店演唱,必须掌握一些英语歌曲,表现才能更多面。她以前唱过英语歌,觉得献丑不如藏拙,现在努力学习英文,希望能在舞台绽放不一样的光芒。

现为夜店首席阿姐,林舒婧的演唱实力不容置疑,不过她想这样一直这么唱下去吗?

林舒婧用笑作为停顿,两三秒后回答:“这里有唱了八年十年或更长的歌手。每个人都有明星梦,我从小就有。经过历练后,希望能有机会发一张个人单曲,完成自己的梦想。”当初,本地歌手蔡健雅也曾在上海娃娃驻唱,最后成为本地天后级歌手。梦不怕做大,最怕是连梦也没有。

“中国好声音”在新加坡进行海选时,林舒婧也报名参加,累积经验,希望一天破茧而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