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报悦读@NLB”第四场 尤今叶孝忠拨开风景看旅行

 

尤今(右)与叶孝忠分享他们对旅游文学的看法。

第四场“早报悦读@NLB”活动上周五(3日)晚上在国家图书馆举行,本地两位旅游与写作经验皆很丰富的作家——尤今与叶孝忠——围绕着“旅行,不只是看风景”一题,分享他们的旅游观、见闻感想以及他们对旅游文学的看法。

出席讲座的读者十分踊跃,全场爆满。

尤今说,旅行和度假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度假着重于吃喝玩乐,旅行就不同了。在她看来,“旅行是一种自我教育的方式”,并且具有四重意义:承受教诲,开拓视野,了解异国他乡丰富人生的经验,提供自我成长的思索空间。

她以埃塞俄比亚之行为例说,当地有80多个部族,每个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过活,她选择了其中的哈默族,并从表面的现象去挖掘内部的问题。

通过个人故事反映面貌

哈默族人有两个习俗,一是成年的“跳牛仪式”,少年到了16岁就必须赤身露体在十多头牵起来的牛背上来回跳四趟,并且不跌到地上。如果跌倒了就不算成年,不能结婚娶妻。

第二个习俗与“跳牛仪式”有关。少年在跳牛前,会选择婚娶对象,如果跳牛成功,就会鞭打女方及她的家人,12岁到40岁的女性都必须挨打。

她说:“不是象征性玩玩的,而是狠狠地打,打到皮开肉绽,鲜血淋淋,非常残酷的习俗。这些女的太害怕,知道隔天要被鞭打,都会喝酒壮胆。很奇怪的现象是,她们会选很粗的树枝,然后鼓励男方拼命地打她们,狠狠地打,如果树枝断了,她还会给他另外一树枝。”

原来,这是因为当地习俗认为,如果女方与其女性家族成员承受痛苦的能力越强,就表示爱对方越深。

带尤今去参观哈默族村落的导游是个受过教育的人。她问他为什么会允许这样残忍的风俗传下去?她认为,改变应该就是由导游和他那代人做起,他们的妇女才不用再忍受这样的酷刑。

导游的回答令尤今非常生气,他说,鞭打仪式已经延续多年,怎么可以轻言废除呢?再说,部族的女人是自愿被抽打的,对此并没任何不满和怨言。

分享至此,尤今语重心长地说:“只有当哈默族的女性觉醒了,鞭打这个残忍的习俗才能够被废除,而只有教育才能促成哈默妇女的觉醒。所以,旅行的真谛是走一寸土地,长一尺智慧,在不断的旅行中,让内在的自我茁壮成长。”

从现象发掘真相,也是尤今写游记的重点:“我的游记90%是写人的故事,通过人的故事反映一个国家的面貌,我觉得是比较客观、真实和有趣的。”

她认为,要把游记写得生动,就要跟人接触,如果只写风光,有时候一张明信片胜过千言万语。旅游作家只有透过把自己真实的感情、感受和观察,这些网络找不到的东西呈现给读者,才能够吸引读者。

通过文字重新认识一个国家

谈到旅行文学,著有好几本旅游文学书籍的叶孝忠说,旅游写作最好玩的地方是,通过文字和之后的搜集资料工作,重新再认识那个国家,宛如重新去了一次旅行,得到不同的感受。

他也分享了出版旅游文学书籍的过程,如何从零开始,策划主题,搜集资料,联系当地人找采访对象,到那里实际采访与调研等等。他坦言,写了几本书,其实都很累,而写作痛苦的地方是会陷入“重复自己”的状态。他也因此曾经停笔半年以后才再出发寻找新内容。叶孝忠也强调,旅游写作一定要有想象力。他以挪威到冰岛之间的法罗群岛为例说,那里特别漂亮,但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好好写出来的。这时,他就发挥想象力:“我遇到一个人,他跟我说他很喜欢这个地方,来了很多次。我把这件事写下来,但也想象了他的故事,我写说他没有到过亚洲,因为他已经找到他喜欢的地方。当然后面这部分是我杜撰的,但为了要表达我的主题……我觉得必须把这样的故事写出来。”

最后,尤今提醒,旅游作家不是一种特殊的作家类别,拿起笔来写,不管写的是什么,最重要的是文字的功力:“把文字功力磨好后,利剑出鞘才会有亮光,所以不要把眼光局限在只写旅游的作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63915544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