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嘉滨:翁山淑枝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

字体大小:

一年一度的亚细安部长级会议,这次将首次迎来一位既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也是世界最著名的“政治偶像”的部长。缅甸新任外交部长翁山淑枝需要对这个过去与她关系欠佳的组织,有一些新的认识。

上个星期五,她同亚细安外交官会面以强调亚细安-缅甸关系的重要性,为她接下来四年将出席的许多同亚细安相关的会议做好准备。毕竟,亚细安每年都要在雅加达总部及其他会员国的首都,举行近千次会议。

首先,翁山淑枝必须谦逊。自从1990年以来,举凡是与缅甸的民主进程有关的事情,她都会成为媒体的头条,也是全球关注的焦点。身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她得到的国际认可是其他亚细安部长难以望其项背的。

其次,在亚细安外长举行正式会议之前,他们都会先举行非正式会议,比如在正式会议之前的晚上碰头。这个有时也会被称为“非正式会谈”(retreat)的非正式会议,是部长们讨论一些他们不准备在全体会议上涉及的问题的时间与场合。那些被认真看待的问题,通常都会在部长会议之前,就已经由亚细安的高级官员讨论过了。如果大家在非正式会议上达成什么协议或做出什么决定,一般都会在次日的正式会议上成为亚细安的正式立场。

第三,她必须了解亚细安是通过寻求共识来做出决定的。根据这个原则,不管要花多长的时间,所有的政策都必须是全部成员国一致同意的。作为一个独立自主性很强的个人,她也许会觉得这样很麻烦。但是,她必须要有耐性。当缅甸于2014年作为亚细安的轮值主席国时,内比都当局在代表这个组织的工作上做得很好,因为当时的缅甸政府需要区域的肯定,因此遵循了亚细安精神。她的政府并不处在同样的困境。

第四,老挝今年是亚细安轮值主席国,对于必须同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这三大强国在最高层次打交道的亚细安,这是特殊的一年。由于她曾经多次会见世界各国领袖,她对国际局势的看法对亚细安是很有用处的。无论是她本人,还是缅甸,与亚细安观点保持一致,代表整个组织的共同立场,是很重要的。

第五,作为一个新进外长,翁山淑枝必须认真听取其他亚细安同僚的意见。别忘了,她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都是深受国际关注的焦点人物,而他们却没有这样的经历。当她尊贵的现身时,他们可能会有些坐立不安。所以,她必须仔细聆听他们那些通常都是十分乏味的发言,然后设法与他们交流,尤其是老挝、越南和柬埔寨的外长。相对而言,这几个国家也是亚细安的新成员。翁山淑枝的自由主义立场,以及她在政治上广受欢迎的程度,人所共知,她没有必要刻意突出自己。

第六,翁山淑枝和她的助手,必须阅读与亚细安有关的所有文件,尤其是以前发表过的联合公报和主席声明,以了解身为亚细安成员国的意义,亚细安的立场和所处的世界。讲话和书写是亚细安外交文化的两大重要因素。缅甸于2014年担任轮值主席国时的表现是具有示范作用的,因为它确实反映了亚细安的思考方式。

第七,虽然她在缅甸是“超越总统”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今年7月出席在永珍举行的亚细安部长级会议时,她也是超越“所有亚细安部长”的;她必须遵守一定的外交礼仪和程序。在参与讨论和做出决策时,她必须把自己作为外交部长和国家顾问的不同身份,区别开来。

第八,不管她是否喜欢,非法移民的问题还是会被提出来讨论。她必须做好准备,必要时可以在非正式会谈或非正式会议上自愿参与讨论。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泰国已经参加了旨在通过区域努力来解决这个敏感问题的对话。此前,登盛已经为缅甸参加国际会议来解决这个问题,开了绿灯。如果她觉得不适合讨论,就必须事先让高级官员知道她的立场,否则可能会造成误解。2004年,时任泰国首相达信就因为固执和欠缺交流,恫言如果马来西亚提出被视为与他有关的“塔拜屠杀事件”,他就会退出永珍会议。

第九,作为反对党领袖和政治偶像,每当她和知名人士和访客合影时,她始终都会被安排在靠近中间的位置。可是,根据亚细安的集体合影传统,中间的位置确实保留给轮值主席国代表的。不管排列形式如何,注意和遵从主席和其他部长的提示以避免尴尬情况是重要的。随着她加入亚细安这个大家庭,性别平等将成为重要的日程。Unknown Object

第十,亚细安领导人的独特握手方式很重要。新的领导人往往不习惯这么做,这在电视上和社交媒体前可以是很难堪的。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便曾陷入这样的尴尬局面。所以,必须练习用双手同时在左右两个方向握手。如果她被安排站在左右两侧,她就不必伸出另一只手。

本文原载2016年4月25日《民族报》

张从兴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