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瀚森:抽刀断水水更流

特朗普1月23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互联网)
特朗普1月23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签署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互联网)

字体大小:

本月15日,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高层会议在智利海滨城市比尼亚德尔马落下帷幕。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签署行政令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之后,TPP其余11个成员国如何继续携手共创经济前程,成为世人瞩目焦点。

尽管11个成员国发表的会议联合声明中,没有就TPP的后续发展提出具体方案及制定明确计划,但声明却低调且坚定地宣告了TPP2.0时代的正式启航。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正如墨西哥外长比德加赖所说:一个非常重要成员(美国)的退出,开创了新的机遇。必须承认,TPP是美国前任民主党政府 “重返亚洲”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前总统奥巴马希望抢在中国前面夺下“制定世界政经新规则” 话语权,这使得理应以开放经济为先的TPP1.0,承载了太多政治包袱之重,也让诸如新加坡、智利这样以开放贸易为核心的小国,承担了额外的“选边站”政治成本。

纵观发展及演变历史,TPP也曾经有过“无美国”时期。2005年,新加坡、新西兰、智利、文莱等四国为强化太平洋两岸的贸易交流联系,签订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TPSEP),这就是TPP的前身。随着美国及日本这两个世界经济大国的加入,使得扩大版TPP成员国的国民经济总值占到了全球经济的40%。美国也是TPP成员国中最重要的消费市场,协定里的众多条款,可以说是为美国量身定制。

从理性分析的角度,任何经过谈判妥协而达成的区域贸易协定,从单一成员国的利益权衡上必然存在“硬币的两面”,在争取本国优势产业利益最大化的同时,本国弱势产业及群体的权益无可避免地受到冲击。各国领袖完全可以运用本身的政治智慧,带领本国民众利用更广泛的国际区域平台进行经济模式升级,并通过政策杠杆来协调社会各产业及各阶层的动态平衡。

美国能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正是因为牢牢掌握世界经济规则话语权,并占据了世界经济产业链最顶端。而现任总统特朗普在竞选前后,一再承诺让“美国再次伟大”,但主动放弃了TPP这一当今世界最高标准贸易协定的缔造者身份之后,特朗普要想团结美国社会各阶层,以共同实现他心目中的“美国梦”,显得格外任重道远。

此次高层会议的另外一个吸睛热点,是亚太区域另一不可忽视的非常重要成员——中国,应东道主智利的邀请出席了会议。中国特别代表殷恒民大使表示,在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下,亚太各国及地区理应坚持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大方向,发出坚定支持经济全球化的声音。

中国对于国际经济发展的责任担当,也给了与会各国更广泛的一体化选项,因为除了TPP之外,本区域也在推进有中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及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

对于会议中有成员国提出由中国参与,填补美国留下空缺的TPP2.0建议,反而没有得到中国的积极回应。毕竟尽管中美两国都是TPP急须的庞大消费市场,但从两国在世界经济产业链的定位来看,两国反而是互补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因此TPP1.0贸易规则中为美国量身定制的“靴子”,并不适合直接由中国穿上。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确认,TPP2.0时代的第一世界,不会缺少中国这一经济强国的身影。

进入2017年,全球经济在新科技的驱动下,开放、共享、包容的浩瀚洪流已经不可阻挡。民粹化的经济封闭及内视,虽然在短期内起到了反作用的钟摆效应,但是“抽刀断水水更流”,经济全球化及贸易自由化仍然是亚太区域的主流趋势。在TPP2.0时代,亚太经济一体化将为本区域的发展注入活力,并带来和平、稳定、繁荣的正能量。

作者是新加坡籍亚太区域企业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