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巴的世界 ——卡奇盐漠奇景

字体大小:

卡奇(Kutch)位于印度最西部,与巴基斯坦接壤,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地方。2001年发生的大地震,摧毁了大半个首府普杰(Bhuj),约有10%人口遇害。它是印度最干旱的地方,曾经有过55年不下一滴雨的纪录。据说是圣雄甘地从空中播撒一种非洲的旱生植物,这种植物牛羊不吃,不需要水分也能快速生长繁殖。经过多年的努力,大面积的植被终于带来了雨水,才慢慢的改善卡奇的自然生态。当然这还不够,印度政府在卡奇开凿了大运河,把古吉拉特邦(Gujarat)三条河流的水调过来,这才彻底改变了卡奇的命运。现在随着印度的改革开放,慢慢发展起来。

打开卡奇的地图,有两个地方引起我的兴趣。一个是“Little Rann of Kutch”,另一个就是“Great Rann of Kutch”。地图上的Little Rann附上几只野驴的照片,我就以为Rann指的就是这种动物。去了Little Rann才知道,Rann是沙漠的意思。在印度,“沙漠”泛指不长农作物的地方,比如不毛的盐碱地、沼泽、荒漠、戈壁滩和雅丹等,而并非我们所理解的那种延绵沙丘的沙漠。后来去了Great Rann才知道Rann是直接引用印度语的Ran,即沙漠的意思。同样是Rann,两处自然景观却截然不同。

野驴与鸟类栖息地

小盐漠(Little Rann)是个约有5000平方公里的盐碱地自然保护区。由于寸草不生,印度人把它称为沙漠。保护区是各种迁徙鸟类的栖息地,里头住了约3000多只濒临绝种的印度野驴。Zainabad是最靠近和进入保护区最便捷的村子,我一大早从拉贾斯坦邦(Rajastan)南下,换了几趟车,隔天下午两点多才抵达Zainabad。那里没有住宿,只有一家经营保护区豪华游的Desert Coursers顶级度假营。豪华游包括住宿一晚和三餐,要价2000卢比(约40新元)。

喝了下午茶,约4点钟坐上吉普车开始豪华游。进入保护区不久,车子在一个湖泊旁停下来,湖中央有许多火烈鸟和从西伯利亚飞来过冬的蓑羽鹤。由于鸟禽距离湖边太远,不宜观赏。倒是湖边的几只野驴引起我的兴趣。除了脸、背、颈和鬃毛是棕褐色,野驴全身是白色的。它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游客,只要不太靠近,不会造成它们的不安。司机说,除了啃食盐碱地表的盐生植物,野驴也偷吃周边的农作物才存活下来。

从湖泊去盐池的路上,不时都可看见一群群的野驴,只是车子一靠近,它们立刻就躲进树丛里。不久,车子在盐池停下。主人从屋里出来和我们打招呼。所谓的屋子,其实是用塑料和草席搭建成的临时住所,用来避风遮雨。主人是保护区里的村民,他们在旱季时用泵从约3.5米深的盐井里抽取高浓度的盐水,流进人工筑起的一个个盐池晒成盐后,赚取每100公斤20卢比的酬劳。他们一年有8个月住在盐地里,生活用水和食物都得从外面运来,非常辛苦。

雨季时,他们的住所先是被海水淹没,接着就是雨水。当雨季结束水退了之后,由于土壤里的盐分太高,植物无法生长,加上漫长的旱季导致土地龟裂,形成特有的自然景观。辞别采盐人后,司机把我带到观赏日落的地方。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当地人把这里称为沙漠。龟裂的盐地无边无际,寸草不生。当落日像火球般慢慢的从天边落下,天色逐渐暗下来时,我们开始返回住所。隔天早上,离开小盐漠续程前往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大盐漠(Great Rann)。

下午两点多抵达普杰,参观了大地震后幸存的,建于18世纪的Aina Mahal皇宫,我开始打听去大盐漠的方式。旅舍老板说没有班车去,只能包一辆电动三轮车,要价1200卢比(约25新元)。晚上在一家餐厅用餐时,还真碰到一对巴西情侣包了辆电动三轮车来回跑了160公里,或许是沟通上出了问题,他们没到大盐漠,只去了一个售卖当地手饰品的村子。这时来了一名绅士打扮的中年人,他告诉我们每天早上9点半,有几辆停在Jubilee Circle专程到那里的旅游车,这让我松了一口气。回旅舍途中,我又向附近的店家确认车子的事,都说那样的专车只在早上8点钟发车。

路程辗转景区偏远

隔天早上7点多到了Jubilee Circle,再询问关于旅游车的事,却听说没有,我还真是傻眼了,只好到车站打听。可能是打听旅游车的游客太多了,车站询问处的老雇员双手合十,拜托我不要打搅他办公。这时身旁一老者代我询问,才听说9点钟有一趟到Hordo的车子,Hordo距离大盐漠约5公里。这时来了一名年轻人,他告诉我要先到50公里外的一个叫Bihandiyarar的小镇,再转车到Hordo。并告诉我车子停放的地方和车牌号码,还说9点有一趟车。我按照他的指示找到车子,是一辆私人巴士。9点钟准时发车,才发现原来司机就是那年轻人,他转身朝我笑了笑。到小镇下车后,挤上一辆吉普车,在100米处的检查站办了准证,交了100卢比,车子朝Hordo驶去。一路上,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绝,圣雄甘地从非洲引进的旱生植物。

约半小时后到达Hordo,司机在大盐漠入口处把我放下。一下车,风沙滚滚,眼前尽是供游客歇息或住宿的帐篷,一个巨大的牌匾写着:“Welcome To Tent City”,须步行5公里才到景区。跟着指示牌走约10分钟有个安检,登记后很幸运的坐上一辆顺风车直达景区。下车走不到100米就是白茫茫一片的景观,弯腰朝地上仔细一看,全是雪白的盐巴,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我想大盐漠若称盐海会更贴切一些。这里天与地连成一线,天是一样的蓝,地却不是一般的土地,而是覆上粒粒晶莹剔透的盐巴。远处几栋隐隐约约的建筑物还真像是在洁白的海洋中远航的船只。

海洋生物在盐巴下

印度西部与巴基斯坦就隔着这么一块神奇的地方,它比海平面低约3米,雨季时,先是雨水,跟着是海水把这一块大地变为海洋。旱季时,滞留的海水蒸发后形成一片盐海。据当地人说,海水是从巴基斯坦的一条河流过来的。不明白的是既然是海水,怎么没留下任何海洋生物的痕迹,比如贝类什么的。我尝试敲开盐层,盐深仅两英寸,底下是黑土,我顿时恍然大悟!海水蒸发后,厚厚的盐巴把一切都埋在底下,包括雨季时伴随着海水涌入的海洋生物和杂物,成了雪白一片的盐海。

在盐海吃了自带的干粮后往回返,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只能步行回入口处。路两旁是一望无尽的荒漠,强风刮起沙尘,把人吹得睁不开眼来。看见一对瘦小的当地游客,手握着手,紧靠着对方,深怕被强风给吹走似的。风虽然大些,由于是二月的春天,天气凉爽,一路步行还蛮享受的,我想到了炎热的夏天就没那么的惬意了。

曾经在四月中旬到印度西部旅游,摄氏45度的高温加上空气湿度大,大汗流个不停,一直喝水却不须要小解。开始的头几天,排尿困难,尿道感觉疼痛,让人直想赶快离开。我想盐海在夏天只会更糟,现在算是非常舒服了。在入口处坐上同一辆吉普车回到Bihandiyarar。说不定它是唯一提供此路线的吉普车,因为没看到其他公交车或班车。由于时间还早,我拐去距离Bihandiyarar约20公里的Khala Village。回普杰时,又坐上那个年轻司机的车子。

在印度较偏远的地方旅游一般上不成问题,这次到大盐漠算是例外。印度人心地善良,会主动趋前来帮助你,要不然我这一路就不会那么顺利了。像这样的旅游方式,三餐也只能随当地人在小吃店里解决。小吃店看起来脏兮兮的,其实是很注意饮食卫生的,一般不卖剩菜剩饭,是当地人每天用餐的地方。也是在这种地方,才能吃到最新鲜最地道的印度菜肴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