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中国处理南中国海问题要有耐心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昨天举行“南海(中国称南中国海为南海):凝聚共识、深化互信、促进合作”分论坛,中外专家学者参与讨论,左起中国资深外交官吴建民、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创建人林绵基、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教授山姆·贝特曼、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美国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新华社)
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昨天举行“南海(中国称南中国海为南海):凝聚共识、深化互信、促进合作”分论坛,中外专家学者参与讨论,左起中国资深外交官吴建民、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创建人林绵基、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教授山姆·贝特曼、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美国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新华社)

字体大小:

亚洲学者昨天在博鳌论坛讨论南中国海课题时的主旋律是应“搁置分歧、共同开发”,不过西方学者则主张抓住分歧点,呼吁各方进一步明确对“军事化”、九段线和海上意外相遇规则的理解和定义。

来自新加坡、中国、美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以及澳大利亚的学者昨天在博鳌出席一场以南中国海主权争端为主题的讨论。

论坛主持人、中国资深外交官吴建民一开场就说,南中国海的问题被一些媒体夸大了,中国与亚细安国家的贸易近年翻倍增长,说明和平和共赢是本地区的主流。

他说:“如果只看到南中国海问题,好像天要塌下来了,没那么回事。如果只看到南中国海问题,那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看不见大局。”

在他之后发言的与会亚洲学者——印尼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共同创建人、高级研究员林绵基(Jusuf Wanandi)、马来西亚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莫哈默·伊萨(Mohd Isa)和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基本上也同意这个观点。

郑永年认为,中国在处理南中国海问题时要有信心,相信东南亚国家是想跟中国友好的。

他认为,中国也应该有耐心,等到美国慢慢意识到介入南中国海问题的成本太高,美国自然会调整介入的战略。

不过参加讨论的西方学者则主张不回避分歧。美国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ael Swaine)指出,中美在南中国海课题上的两个最核心、最基本的问题是:怎样才算军事化?中国声索主权的具体范围是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到美国参加核安全峰会并与奥巴马举行双边会见。

在交流时,吴建民问史文会建议两国领导人怎么谈南中国海课题?史文说,习奥如果能就这两个概念的具体界定达成一致的理解,两国官员就能更好地处理南中国海问题。

他认为中国刻意让“九段线”保持为模糊的概念,过去或许可以带来一些谈判上的利益,但这个概念若继续模糊,对中国没有好处。

不过他也坦承,美国或许也不愿意明确“军事化”概念的定义,因为美国知道,中国肯定会说美国军事舰机进入本区域海域也算是军事化行为,美国却不认为它的军舰在公海的航行应该受到限制。

澳大利亚卧龙岗大学教授山姆·贝特曼(Sam Bateman)建议,各方应就海上意外相遇事件的应对方式有更明确的政策性共识,以控制类似纳士纳群岛冲突所带来的风险。

印尼称一艘中国渔船本月19日在印尼拥有主权的南中国海纳土纳群岛海域非法捕鱼,印尼执法人员扣留渔船和八名中国渔民后,两艘中国海警船介入制止,引起印尼不满。印尼媒体称,涉案的中国渔船当时在印尼的大陆架界限和中国宣称拥有主权的“九段线”的交界处。

贝特曼建议各方明确,两国船只在海上意外相遇时应该怎么互动,以避免摩擦升级。他也建议这个政策性的共识,应包括海上警卫船等非海军船只,也应包括潜水艇。

 

作者为本报驻北京特派员,本文发自海南博鳌

原载于2016年3月26日《联合早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