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情至今仍胶着 菲总统选战 孤女异军突起

字体大小:

菲律宾将在5月9日选出第16任总统,全国焦点目前都落在五位候选人身上。经过两场电视辩论,目前女参议员格莉丝·傅以35%的支持率领先群雄。然而在每次的电视辩论后,民调结果就会出现变化,显示菲律宾选民至今还未拿定主意,选情依然胶着。最后一场电视辩论定于4月24日举行。

菲律宾总统选举竞选活动于今年2月9日正式开跑后,选举委员会至今已和不同媒体联合举办了两场电视辩论,首场于2月21日举行,次场是3月20日,最后一场定于4月24日举行。

这是菲律宾选举委员会自1992年后,时隔20多年再次举行的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获得当地媒体及民众广泛关注,被视为观察选情的重要指标。

根据总部设于马尼拉的独立民调机构“社会气象站”(SWS)在第一场电视辩论举行前进行的调查,五位候选人的支持率依序是前副总统比奈(Jejomar Binay)29%、女参议员格莉丝·傅(Grace Poe)和菲南达沃市市长杜特蒂(Rodrigo Duterte)同得24%、总统阿基诺力挺的前内政部长罗萨斯(Manuel Roxas)18%,以及参议员圣地亚哥(Miriam Santiago)4%。

不过,在首场电视辩论后,五人的排位出现变化。在3月8日发布的民调结果中,格莉丝·傅奋起直追,以29%的支持率反超排在第一位,比奈的支持率则下跌五个百分点,以24%居次,罗萨斯则以22%攀升一位排在第三,杜特蒂支持率从24%下滑到21%倒数第二,圣地亚哥则依然只获得4%选民支持。

在3月20日的第二场电视辩论中,圣地亚哥因病缺席,只有在民调中领先的四人继续奋战。而随着选情日益激烈,在这轮辩论中四人开始倾向人身攻击,格莉丝·傅的孤儿身份及曾在美国定居的背景再次被挑起;比奈的贪污丑闻、罗萨斯的学历真伪,以及杜特蒂主张以暴制暴的行事作风,都多次被对手提起,冷嘲热讽一番。

辩论结束后,“社会气象站”于3月22日发布手机民调结果,格莉丝·傅的支持率一路攀升,以35%领先,杜特蒂的支持率也迅速增长,获得26%紧追在后;比奈则出现节节败退之势,支持率再减至18%,罗萨斯得17%,没有参与这场辩论的圣地亚哥支持率也跌剩2%。

不过,手机民调的受访者和传统方式进行的民调受访者的特质不同,结果可能会有一些误差,但纵观菲律宾多个民调机构的调查,包括亚洲脉搏(Pulse Asia),上述五位候选人的排位和“社会气象站”的民调结果大致相同。

选民关注三大课题

根据五位总统候选人在不同场合,包括两场电视辩论的言论,他们基本上都会延续阿基诺政府的施政大方向,而从两场电视辩论前后的民调结果来看,则可大致梳理出选民关注的课题如下:

■反贪腐

首先,贪污是菲律宾人最不能容忍的问题。这可从原本领先对手的比奈,支持率一路下滑的情况获印证。

比奈是上述候选人当中首名宣布参选总统的。他去年6月辞任副总统以投入选战后,获得选民大力支持,但之后媒体频频揭露他及家人涉嫌贪腐,其独子还因此接到调查官办公室的停职令,比奈家族的部分资金也遭冻结,导致他的选情开始告急。

比奈面对的贪腐指控包括收取佣金、财富来历不明、招标作弊、洗钱等,尽管他全盘否认,但已无可避免地影响了选情,支持率一再下滑。

■打击罪犯

另一个备受菲律宾人关注的课题是治安。形象向来备受争议的杜特蒂,近来在各大民调中不是排第一就是第二,或者和最热门人选格莉丝·傅并列第一,这或多或少反映出民众对社会治安的不满,所以选择支持在打击罪案上成绩斐然的杜特蒂。

杜特蒂之所以备受争议,是因为他草莽气很重,行事作风常常令人心惊胆战。他在第一场电视辩论中,针对如何打击罪犯、维持治安等课题说:“如果我成为总统,将展开血腥行动,我会下令杀死所有犯罪分子。”

菲律宾早已废除死刑多年,但因为治安败坏、犯罪率上升,一直有要求恢复死刑的声浪。而在杜特蒂掌管了20多年的达沃市,却是菲南棉兰老岛这个武装组织及犯罪分子最活跃的地区中,治安最好的地方,因为在这里,罪犯虽然不会被法律处以极刑,却会“人间蒸发”。人权组织指控杜特蒂私下处决犯罪分子,以铁腕除暴手法治理达沃市。

■南中国海争议

在敏感的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上,其他候选人都主张通过外交管道及国际法解决纠纷,杜特蒂却说,可以把靠近南中国海的菲国巴拉望省一分为二,将靠近有主权争议海域的部分租给美军做基地,“中美可在那里博弈,反正都是争夺亚太政治霸权的对手”。

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杜特蒂,却是总统大热人选之一,显示民众已对社会治安、国家安全等问题极度不满,愿意给杜特蒂一次机会。

新人新作风

在五位候选人当中,格莉丝·傅的资历最浅,却是最有可能胜出的人选,这一点或许和菲律宾人对那些在位已久的领袖,或传统政治人物感到厌倦有关。

2013年格莉丝·傅首次参选,就以最高票当选参议员,和其他四位从政多年的总统候选人相比,她还十分“嫩”。菲律宾媒体认为,没有经验的她,是因为其著名的养父、菲国已故巨星费尔南多·傅(Fernando Poe, Jr.)的关系,才广为民众接受和支持。人们都把对这位心目中永远的影帝的爱与拥戴,转移到格莉丝·傅身上。

费尔南多·傅曾于2004年参选总统,但以微差输给阿罗约后郁郁寡欢,最后中风逝世。分析认为,民众可能会因此产生移情作用,在5月的选举中把票投给格莉丝·傅,弥补费尔南多·傅生前的遗憾。

不过,格莉丝·傅谜样的身世也令她备受关注及支持。她是个弃婴,父母不详,这样的背景很容易引起社会中下阶层的共鸣。她从政以来强打儿童福利、救助穷人、建造繁荣和公正的社会、反抗压迫等社会议题,加上亲和力十足,做事干练,短时间内就攒积许多支持力量,尤其是年轻选民支持。

格莉丝·傅可说完全是靠养父庇荫,以及个人魅力赢得支持,而在最高法院推翻选举委员会的裁决,确认她没有违反必须是“土生菲律宾人”的参选条件后,其支持率更是扶摇直上,选情大好。因此,对手开始攻击她资历尚浅的弱点,在两场电视辩论中老爱给她下套,问她一些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的政策问题,如菲中和菲美的外交政策等,就是要凸显她的经验不足,但其支持者显然不在乎。对他们而言,反正社会已有许多“旧疾难治”,给新人一个机会试试又何妨?

再说,格莉丝·傅当选参议员近三年来的表现还不错。以她为首的参议院公共秩序委员会在调查去年初造成44名特警死亡的“马马沙班诺事件”后,在报告中毫不讳言地指责阿基诺应为这项围剿伊斯兰叛军的秘密行动负责。此事令阿基诺政府陷入危机,多名国会议员公开要求阿基诺引咎辞职。

菲律宾《世界日报》分析说,此事充分展现了格莉丝·傅的铁面无私,因为她当年是在阿基诺领导的自由党旗帜下竞选参议院并胜出的,然而她在上述调查中没有徇私偏袒阿基诺,“显示了她的担当和政治良知,获得民众的肯定”。

相比之下,比奈、杜特蒂、罗萨斯和圣地亚哥都是有执政经历,或是从政数十载的资深领袖,但他们的资历却也是阻力,例如罗萨斯,他是前内阁部长,也是阿基诺“钦点”的接班人,他本身也表明一旦当选将延续阿基诺政府的政策,而这对于那些不满现状、寻求改变的选民而言,都是不把票投给他的最好理由。

学者:电视辩论表现 对最终选情影响不大

尽管目前多个民调显示格莉丝·傅和杜特蒂占据领先位置,但现在距离投票日还有一个多月,选情依然充满变数,或许要到选前一周,情势才会更明朗。

政治分析员、菲律宾大学公共管理教授维拉受访时指出,电视辩论固然是衡量候选人的标准之一,但候选人在辩论中的表现好坏,并不能决定最终选举的胜负。

他说,即便在美国,也没有定论指总统选举结果和电视辩论有直接关系,因此,电视辩论前后的民调不应被视为选情风向标。“以美国总统选举的电视辩论为例,我认为它只是起到巩固基本盘作用,对游离选民影响不大。”

参与电视辩论 能省钱又快速提高知名度及形象

既然电视辩论左右不了选情,为什么还是受到候选人重视及参加?维拉指出,从宣传角度而言,参与电视辩论是很好的免费宣传方式。“对没有政党资助的独立候选人而言,这是能又快又不费钱的提高知名度或塑造形象的管道。”

此外,菲律宾大学政治学系副教授阿鲁圭撰文指出,这次选举将是“支持或不支持延续阿基诺政府政策”的选择题,而五位候选人在竞选宣言中提出的施政方针基调都和阿基诺政府相同,因此,只有能在特定议题上提出具体政策者,才能取得优势。

他说,民众对阿基诺政府的政策有两极化反应,因此如果不满意现状者占多数,那获得阿基诺“钦点”的罗萨斯、曾在阿基诺和自由党支持下当选参议员的格莉丝·傅,都可能流失很多选票。

这也是为何格莉丝·傅决定以无党籍的独立人士身份上阵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位候选人比奈在决定参选及辞去副总统职后,也狠批阿基诺政府,企图与之划清界线。

许多分析指出,在解决及改善反贪、除贫、经济、公共基础设施发展、治安、毒品走私等课题上,民众普遍认为阿基诺政府做得还不够。

不过,五位总统候选人至今针对反贪、除贫、经济发展等重要课题提出的政见大同小异,或许能期待在4月24日举行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他们会否提出与众不同的意见。

至于引起国际关注的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及菲中关系课题,分析员认为,这不会成为左右选情的议题,因为国际仲裁庭预计不会在大选前有裁决,因此也就不会是选民首要关注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