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你我大有关系

字体大小:

试想20年后这样一幅光景:星期天不必上班,起床后想吃早餐,挥出手机刷几下,热腾腾的咖啡与面包,十分钟内火速送上。

那是个实体商店绝迹的时代,市中心没有“购物商场”可光顾,取而代之的是指尖上的“国际网络商场”。

无论是本地肉脞面,或是非洲咖啡豆,只要世界某个角落有人售卖,你就能通过手机软件买到。

早上浏览、中午下单、下午运送……哪怕是远在5000公里外的一包中国成药,都可通过海陆空“朝发夕至”,在同一天快速运抵新加坡。

步伐越来越快,选择越来越多,世界越变越小。

这样四通八达的贸易网络,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带动下,在不久后的将来或许会成为常态。

这条连接65个国家的经济带,不仅是抽象的“中国国家级战略”,更是无数企业合力推动的计划,将为广大老百姓的生活带来巨大改变。

本期《大特写》,记者与本地商界领袖和公众深入交谈,听他们勾勒“一带一路”对新加坡的意义,并深入浅出解答中小企业头家和小市民心中的一个关键疑问:“一带一路,到底与我何干?”

‘淘宝迷’10年后可期待的事

29岁的咖啡座店主陈淑惠是个标准的“淘宝迷”,爱上这个著名中国购物网站“血拼”,从衣服到家具到生活用品,都能足不出户“越洋采购”。

有朋友曾开玩笑告诉她:“你简直半个家是淘宝货。”

陈淑惠迷上网购不是没理由。她说,以家中灯饰为例,网购价仅仅40新元,是本地商店零售价的五分之一。

美中不足的是,她如果选择海运,必须等上一个月。选择较快的空运,运输费却贵上三倍。此外,她也必须支付相等于高达8%货物价格的中介代购费。

不过,她目前遇到的这些不便,10年后可能将不复存在,关键在于这个概念:跨境电商平台。

在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张松声的设想中,“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将打通经济走廊,带动更多国外商品流入本地市场。

当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壁垒逐渐拆除后,“跨境电商平台”成立的可能性便大大提高。

如今,国人购买中国或国外商品时,主要必须通过代购,耗时又得花钱。

反观,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市民只需通过手机或电脑登录,便可直接网购商品,并刷卡转账,不但更便宜,也省去一层麻烦。

张松声说:“一带一路的发展,和沿线国家老百姓息息相关,是看得见、摸得着,确确实实能为老百姓带来利益的。”

在他看来,“一带一路”并非全新概念:“我们的先辈以前从唐山坐船来新加坡,那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这条路从古代就通了,一带一路像是‘升级版’,现在不仅有船,还有飞机、高铁和火车。”

连接60多国 旅游走透透

通过海陆空三方面,新加坡将与中国和“一带一路”的60多个沿线国家连接起来,这可能给小市民带来的,还有其他休闲与日常生活中的“红利”。

张松声指出,“一带一路”能使沿线国家签证便利化,一些非洲国家、亚细安国家、俄罗斯和土耳其等国,签证政策料会因此逐渐开放。

届时,旅行社说不定会推出“一带一路”旅游配套,带领游客去一些较偏远的地方。新加坡和中国之间的直航班机,也将大量增加。

而随着“一带一路”成为中长期超级投资主题,铁路、公路、航空、港口等基础建设将成为突破点,相关概念股将有极大投资潜能,旅游、农业、商贸和物流领域都将迎来投资机会。

这些发展可能促成语言大环境的改变。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其生认为,人们将更频密使用华语,使这个语言“热起来”,精通双语双文化的人才将更吃香。

回到“淘宝迷”陈淑惠,她虽然没听过“一带一路”,但提到网购市场未来的变化,她还是流露一丝期待。

“现在比较难网购其他国家的特色美食。以后如果真的四通八达,希望可以买到台湾的凤梨酥,还有泰国的榴梿薯片。”

中小企业‘不能不关心’的危机与商机

是“一带一路”还是“一路一带”?是发展策略还是自贸协议?这个“国家级战略合作项目”又与我何关?

对不少本地中小企业而言,过去两年“一带一路”听多了,但它具体包含什么,又意味着什么,许多企业家至今或许还是“蒙查查”。

诚然,“一带一路”对一般商家的影响,至今或许还“看不见”,但中华总商会会长、官委议员蔡其生认为,无论是小市民或小企业,都不能置身事外。

“大家不能不关心。”这番劝诫,蔡其生在一小时专访中,重复了四遍。

首先应该关注的,是这股经济浪潮带来的庞大商机。蔡其生说,尤其是有区域业务的企业,应该赶搭“一带一路”快车,争取与其他企业合作。

“从大陆走出来的企业,其中一个发展策略,可能是和当地企业合作。这时候,机会就来了。”

虽然本地中小企业实力无法和大公司相比,但蔡其生认为,所谓的“新加坡品牌”,是本地企业参与“一带一路”的重要筹码。

“如果纯粹以价格评估,或许很难竞争……但一些服务套上‘新加坡品牌’,会给人可靠、有信用的感觉。”

另外一个重要商机来源,是“海陆空”衔接后,本地企业“走出去”的发展机会。

像中国西部内陆唯一直辖市重庆,便是“一带一路”重要衔接点之一,为本地中小企业提供关键突破口。

这个以“麻辣锅”闻名的城市,是继苏州工业园区和天津生态城后,新中两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地点。

这意味着,本地企业今后在重庆将有更多投资机会,尤其在物流、信息科技、航空和金融等领域。

据重庆市外经贸委统计,截至去年7月,已有246家新加坡企业前往重庆投资,新加坡淡马锡、凯德集团等都在当地有多个投资项目。

双刃剑新一波竞争压力

虽然商机处处,但“一带一路”对本地中小企业是一把双刃剑,同时带来新一波竞争压力。

近年来,中资企业已在新加坡参与地铁、组屋、公寓等基建项目,随着“一带一路”落实,这个趋势只会更明显,增加本地企业面对的竞争。

蔡其生认为,这样的情况是大势所趋。“30年前,我们去中国投资。现在,人家走出来了。中国经过30年改革开放,已经累积了资本经验,要来你这里投资发展。”

本地企业的转型,因此更显得迫切。他说:“我们要如履薄冰,步步为营。借用别人的一句话:要走一步,看两步,心里想着第三步。”

只闻风声,未见契机?

从事精密工程的第一精机有限公司董事经理程宇超(59岁)还记得,两年多前初次听闻“一带一路”概念时,得知将有铁路从中国一路通行至新加坡,心里雀跃万分。

他当时心想,数千公里的铁路工程,想必会带动东南亚沿线制造业,对于他提供精密机械设备和工程方案的公司,肯定是一大商机。

然而,如今两年多过去了,他感觉,所谓的“一带一路”战略,仍未转化为具体落实的项目,高铁工程似乎遥遥无期。

程宇超道破了许多本地中小企业置身的客观环境:现阶段的“一带一路”建设,主要还是由大企业和国家政联企业领导,要渗透到中小企业的层面,或许仍有一段漫长的路。

还要等一年、三年,还是五年?“一带一路”是长期战略,没有具体时间表。但目前在上海已设有业务的程宇超认为,即使参与时机未成熟,当下也不应该闲着。

“要拿到一个项目,需要很多准备功夫,需要关系、实力、机制……先在自己国家巩固实力,加强管理,以后人家才会给你机会。”

近年来,程宇超毫不松懈,除了花钱从德国购买新科技配件,也积极送工程师到德国培训。

他形容,这过程就像换手机,每一两年都要更新,掌握新设备和技术。

从事电机工程的Puretech有限公司董事陈荣明(45岁),目前在中国也设有办事处。他透露,如今在当地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融资时碰到诸多限制,规矩程序也非常繁杂。

他希望,“一带一路”能创造双向的投资环境,“无论是他们过来,或是我们过去,过程都能更顺畅。”

什么是一带一路?

2013年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时,提出“一带一路”的倡议。

“一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着古代丝绸之路,从中国内陆一路通往中亚、土耳其、莫斯科,直达欧洲。“一带”的支线也到东南亚、南亚、印度洋。

“一路”则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广东、浙江等沿海城市出发,通过东南亚和印度,延伸至欧洲。

“一带一路”的目标,是打通沿线各国的经济走廊,消除投资和贸易壁垒,通过公路、海路、港口等基础建设,促进区域合作发展。

“一带一路”和新加坡有什么关系?

在“一带一路”推动下,新加坡将与中国和其他沿线国家连接,本地商家将有更多机会到中国和本区域投资。

同时,更多中国企业也会进驻本地和东南亚,为本地企业制造商机,同时也可能带来竞争。

新加坡是本区域金融和物流枢纽,在带动本区域的“一带一路”建设方面,料将扮演关键角色。

张松声:未来两年黄金时机

走出国门并不容易,但中华总商会会长蔡其生认为,参与“一带一路”没有所谓门槛,关键是企业必须壮大自己,才能累积与人谈判的筹码。

“也不是谁要参与就参与,哪怕是一个被收购的机会,也必须有一些亮点,人家才会感兴趣。”

他认为,“一带一路”的第一轮重点,或许落在大企业所建设的工业园、码头、道路等基建。

之后,中小企业可进入工业园设厂,机会便会随之而来。

“一带一路”列车已开动,新加坡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张松声认为,接下来将有越来越多国家响应这项倡议,本地企业要抓紧机会,未来两年是“黄金时机”。

不仅是新加坡和中国的事

“一带一路”的东南亚支线中,最吸引眼球的基建计划之一,应该是听起来气势宏伟,构想中全长1万4110公里的“铁丝绸之路”。

从云南昆明南下,穿越缅甸、老挝、越南,最终抵达新加坡。如果建成,它将构成一道“黄金走廊”,实现中国与亚细安两大市场之间的衔接。

值得留意的是,未来每一趟“各站停靠”的列车,连接的不仅是新加坡和中国,也是新加坡与沿线每一个东南亚国家。这正是所谓“互联互通”概念的体现。

张松声说:“铁路如果从云南一路通下来,一些来自贵州或四川,现在需要途径上海或广州运来的货物,就可以‘走捷径’……而且,不只是新加坡和云南之间通,新加坡和老挝也会通,两国之间的往来将更便捷,老挝的经济结构也会随之转变。”

新加坡中小企业商会会长王崇健如此形容高铁的连锁效应:“有铁路的地方,会有更多经济机会,给人们带来更多工作,有工作就没苦难,战争和冲突也会减少。”

如此看来,“一带一路”虽然是中国的倡议,但对本地企业和民众而言,它不仅是“新加坡和中国”之间的事,其实也微妙地改变着我们和其他沿线国家之间的关系。

 

原载于2016年5月23日《联合晚报》

文章原题《购物•旅游•打工 一带一路带来巨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