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人力部调查:职场欺凌或骚扰行为 与欧洲国家相比新加坡排第六

图为示意照片,一名员工遭受职场欺凌,被同事背后说是非。(ARIFFIN JAMAR摄)
图为示意照片,一名员工遭受职场欺凌,被同事背后说是非。(ARIFFIN JAMAR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人力部的调查显示,新加坡当地员工在职场遭欺凌或骚扰的发生率偏低,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排第六位。

新加坡人力部长杨莉明不久前在国会书面答复工人党秘书长、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的询问时指出,人力部在2018年进行的调查发现,新加坡当地居民劳动人口中有2.4%表示,自己曾在职场遭受欺凌或骚扰。

参与调查的受访者超过3000人。调查要求受访者回想在工作时,遭受口头辱骂、威胁或肢体伤害的真实经历,对职场骚扰的定义与欧洲的工作条件调查(European Working Conditions Survey)相似。

根据新加坡人力部公布的信息图,欧洲国家职场骚扰发生率的平均值为5.7%;新加坡排在保加利亚(0.2%)和波兰(1.9%)之后,后两者排在第一和第五位。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别以3.0%和3.2%排第10和11位。

杨莉明也指出,加拿大的员工遭威胁、肢体暴力和骚扰的平均发生率也很低,个别都不超过3%。

毕丹星是针对市场研究公司Kantar上个月发表的调查报告提问。该公司首次展开的劳动包容指数调查(Kantar Inclusion Index),指新加坡在全球工作多元化方面排名倒数第二,表现仅比墨西哥好。

新加坡共有1050人接受调查,有24%新加坡当地员工表示,他们在过去一年中曾在职场被欺凌或骚扰。

调查也显示,员工最常因雇主行为“感到不舒服”,占32%。除了性别和种族歧视,这个不舒服感也泛指个人想法和立场不被肯定和尊重的情况。

逾四成受访者称受工作压力和焦虑影响

另外,44%受访者表示,他们受到工作中“压力和焦虑”的影响,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39%;49%希望公司在处理健康问题时给予更多支持。

参与调查的1万8000人,来自14个国家,包括美国、巴西、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

杨莉明说,调查仅基于为数不多的国家,却称来自世界各地的19%员工遭“欺凌、削弱(undermined)或骚扰”,整体指数排第一的加拿大,职场骚扰发生率也高达20%。“它也称意大利、荷兰和西班牙的情况稍微好一些,却没有提供统计数据作比较。”

她强调,人力部调查对职场欺凌和骚扰的定义非常明确,Kantar则将欺凌、骚扰和削弱混为一谈,可能是调查结果和官方统计出现“巨大差距”的原因之一。

“因此,根据调查文告报道的各个媒体,都呈现出同样歪曲的事实。我们会提醒读者在看这类报告或指数时,要谨慎判断。”

杨莉明重申,政府严正看待职场欺凌或骚扰行为,新加坡也有严格刑法对付这类行为。

国会拨款委员会今年3月辩论人力部开支预算时,人力部也宣布劳资政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简称TAFEP)将成立职场骚扰管理资源中心,协助企业和员工应对有关问题。

截至8月,TAFEP已接获27起与职场骚扰相关的案件。这些个案的雇主已根据TAFEP的建议采取必要措施。TAFEP也给予投诉人援助及适当建议,如报警或寻求民事补救。

在职场受骚扰的公众,可拨电68380969或发电邮给TAFEP寻求建议和帮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